当前位置:首页 > 第6页
辫子姑娘

一 (王子站在塔前,学着巫婆的样子朝着塔尖大喊:“莴苣,放下你的辫子,让我爬上去。” 辫子姑娘散开了束着头发的发圈,漂亮的金色头发就哗哗地垂下一直坠到王子的脚边) 或许橙子早就已经忘了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阿城哥哥的了,她只记得,很久很久以前,阿城哥哥说:“橙子散着头发的时候...

4个月前 (04-01)
问君此去几时还

楔子林西在学校超市熟稔地拿起苏离喜欢喝的柚子水的时候,旁边人的对话无意间传入了他的耳中。“听说了吗?教学楼一栋那边有人跳楼了?”“就刚才吗?”“嗯,咱们班有人在群里面发照片呢!快看!”“诶,是个女的啊?该不会是被男朋友甩了吧?”林西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有些错愕地看着旁边正在从手机上索求更多信息的两人:...

4个月前 (04-01)
菡萏

楔子 听闻,观世音菩萨恩赐的未放白莲乃上天入地难得的奇物,若谁能使这含苞待放的白莲蓓蕾初绽,暗香浮动,那人便能重新见到这天地间倍加惦念之人。期限仅为一天。 莲花在我这里已有九千九百九十一天,我每日每夜都在静候莲花盛放。起初是清水灌溉,而后用雨水浇灌,泪水洗涤,直到如今,鲜血为祭。...

4个月前 (04-01)
4个月前 (03-29)
安得与君相决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一 、回京今夜上京城格外热闹。几日前一则喜报一路从遥远的边疆快马加鞭赶往了上京的皇城,直抵皇帝面前。而这喜报无疑与边疆战事有关,更与传闻中那个如男子一般骁勇,飒沓流星拥有‘天下镇北大将军’与‘花木兰’美誉的女子——穆酒,息息相关。这穆酒原是穆家的幼女,身为女子本因同其他宗族子女一般娇养闺阁,可惜穆家...

4个月前 (03-29)
我曾经以为将士应当血染沙场,何须马革裹尸还,如今,我却只想陪你回江南

——我曾经以为将士应当血染沙场,何须马革裹尸还,如今,我却只想陪你回江南。已经是十月份了。也许那令人醉生梦死的帝都才感受到秋的意蕴,京城众多才子佳人正准备游湖一番,欣赏这满城黄金甲的美景。也许被人称为人间绝处的江南深处,还是烟雨朦胧、柳暗花红,好不惬意。而在遥远的塞北大漠孤烟里,却已经落下了今年第一...

4个月前 (03-29)
鹿为劫

...

4个月前 (0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