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第16页
女相书

壹天牢关押重犯房间,仅有高墙数丈处开方径小口透气,重覆玄铁网。粗糙的木桌上灯油渐尽,四下却明亮如外面的世界。穿着锦绣华裳的男子微笑着看着倚靠在墙尾的重犯,愉快声中又莫名夹杂复杂的情绪,“夫人,喔不,应该叫小妹。”“怎么样,怕吗?”重犯形销骨立,缓缓抬起头露出一张苍白消瘦的脸,看着男子笑,“国师,应该...

5个月前 (03-02)
宫墙不识佳人

楔子故事的结束,是一名公主跌坠高楼,血染长街;而故事的开始,却只不过是一名想当土匪的少年恰巧捡到了家破人亡的她,仅此而已。(1)在遣散宫仆的第五天,皇后乔琏终于忍不住了,跑到了顾叶棠所居住的栖凤宫外,全然不见往日的半分雍容华贵。“顾叶棠,你给本宫滚出来!本宫知道你在!你快点给本宫滚出来!”乔琏许是受...

5个月前 (03-01)
5个月前 (03-01)
好雨知时节

“少喝点,喝慢点,听话,少喝点。”苏苏在旁边劝着跟疯子一样的小雨。小雨像没有听到一般,一边往嘴里猛灌着白酒,一边流着眼泪。眼泪像断了线的风筝,止不住。小雨此刻大脑里全是一个人的名字“知节。”在旁边劝酒的苏苏被她的样子弄得心里也压抑极了。“你到底是怎么了呀?你这样下去让我也跟着难受啊。”苏苏红了眼眶,...

5个月前 (03-01)
凤起九鸾

 (1)据九鸾百晓通著,九鸾仙主独女江璃自出生之日起,异象不断,出生那日,九千九百九十九只仙鹤绕九鸾上方绕宫殿飞行三天三夜,仙云缭绕,金石破晓。当一声婴儿的啼哭声传入众仙官的耳朵里时,一道从宫殿里面的白光直冲云霄,耀眼夺目,让众仙官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一件事:这女娃娃长大当真不得了。事实证明,...

5个月前 (03-01)
柳叶弯刀

壹深冬的边塞城楼风刮旌旗,冷面似刀割。士卒火把高举,警惕城外;左前锋将领登楼眺望城内烟火,街道阴冷,店铺门闭,偶尔上街的百姓亦是神色惊恐,来去匆匆。“禔(tí)毅,这么晚了怎么还在这里,你明天可是要上战场的,得休息好才是。”穿着白色水仙窄腰裙的女子从楼阶上来,手中抱着一身披风。“岳姑娘,你不必如此。...

5个月前 (03-01)
5个月前 (03-01)
墨尔本星光黯淡

平生最遗憾,他为她摘下的那颗星,再没机会送给她01叶辛再遇到顾青河是在墨尔本,彼时四大满贯赛事之一的澳网公开赛女单决赛正在墨尔本公园内的网球中心举行,李娜对决斯洛伐克选手齐布尔科娃。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眼就在观众席上看到了他。时光对他真是宽厚,他仍旧还是从前的模样,看到比赛进入胶着状态时眉头会不自觉...

5个月前 (0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