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第7页
少女好汉要嫁人 | 爱你在心口难开

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在扳手腕输给了阿蛮之后,阿季暗暗捏着拳头,牙咬得“嘎嘎”响。就像小时候爬树输给她,盘泥鳅输给她,捉天牛输给她,甚至捡蘑菇都输给她那样,他早已习惯。习惯了当阿蛮的手下败将,在输了之后安慰自己说:“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可是,他似乎报仇无望了。因为,这几天不知为何,阿蛮开始穿女装...

4个月前 (03-26)
4个月前 (03-26)
4个月前 (03-25)
苏季,苏季

苏季:我终于艰难地写下了这个让我每个午夜十分都在梦里清醒的名字。就像翻开一封陈旧而又熟悉的情书,悲伤和美好同时如同山泉的溪流在心间流淌,然而前者总是多于后者。  苏季,你穿着干净的散发着淡淡皂香味的蓝白色校服, 你穿着一如你干净的眉眼白色的干净球鞋,高挺的鼻梁和淡如樱色的薄唇。有些过分的小麦色皮肤在...

4个月前 (03-25)
落花情

【一】 这是一个风景优美的小山谷,漫山遍野都种满了梨花树,风一吹,大片大片的梨花瓣自枝头落下,飘飘扬扬的在空中飞舞,极美。 在这片山谷的正中央,一个素衣女子正拨弄着手中的琴弦,悠扬的琴音瞬间响彻山谷,成群结队的鸟儿自树林中飞出,拍着翅膀,鸣叫着环绕着这几间房屋。 一曲奏...

4个月前 (03-25)
南国秋

...

4个月前 (03-25)
楼兰,楼兰

          1“小姐,可醒了?”账内传来低低的沙哑慵懒的声音,“嗯”立在床侧的蓝衣丫鬟赶紧上前撩开帐子,招手让人服侍。一排青衣鱼贯而出,荷花为底的绣花鞋踩在厚厚的垫子上没有一丝声音,低眉恭敬的捧着托盘在床榻边跪下。账内的女子一头青丝...

4个月前 (0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