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第4页
开到荼蘼花事了

开到荼蘼花事了,尘烟过,知多少?楔子那是一条樱桃红镂花纱旗袍。料子算不得上乘,做工也粗鄙,玫瑰花藤从腰际攀绕至颈项,偏生颜色艳得扎眼。他百无聊赖地摆弄着打火机,为了看仔细那旗袍主人的面孔,他踏到下一级台阶。“噌——”齿轮嗡鸣,微蓝的一簇火苗舔痛了他的指尖,他手忙脚乱合上打火机。“喂,”站在楼道下方的...

3个月前 (04-15)
青山为雪老

当爱被遗弃,愿往事不多记,后来她才明白,原来是世上最好的爱,是成全。01  辛夷依稀记得,1930年北平的冬天,出奇的冷。  那年父亲被调往燕京大学任教,父母亲带着十四岁的她和妹妹乘火车一路北上,此后便落了根。  不同于南方的繁艳,北平是辛夷没见过的兴旺热闹,他们住在东...

3个月前 (04-15)
我永远被困在那个夏天

小王子站在云端,她可以偷偷向往,却不该奢望他会来到她的世界。夏天来了,温存煦在办公桌前听了一下午的蝉鸣。助理不敢打扰他,直到得到了最新的销售数据,才不得已出声:“温总,‘失糖’的销售数据不佳,您看看要不要?”要不要下架?后半句助理不敢直说。一款泛苦的糖果,听起来就和糖果的存在是为了带来甜蜜的初衷相悖...

3个月前 (04-11)
君子好色,我只好你

1我叫和嘉,是父皇最不受宠的公主。母妃是一个因长得貌美被父皇临幸的宫女,生下我之后不到三年就撒手人寰,只有一个老嬷嬷一直跟着我,几年前,嬷嬷就逝去了,在这宫里,我倒是真的孤苦一人了。一月前,亓元来使要迎娶和颂公主,亓元兵力强盛,颉郄比不过亓元,只好答应。可父皇也是真的宠着和颂,和颂不愿嫁,他便不让她...

3个月前 (04-10)
琴书(下)

琴书(上)链接10西市乃普通百姓居多之处,今日是重阳,山边的天皆是数不清、大小高低不一的纸鸢,还刻意种了各类菊于此,供来人观赏。但主子从未在这种时节出来过,只因闺秀不可常出,现我却陪着主子,躲在她袖口当中,站在这赏菊之处。今日这般不同,倒是有些特殊。文然已长大不少,近日不知为何心情反复无常,连主子都...

3个月前 (04-10)
琴书(上)

1睡得正香,都在这里头躺了不知多少个日月了,想来兴许有个两三年。可今儿,这小生却很意外,竟将我从锦盒里拿出来,被他小心翼翼的捧到店内。现在可是大中午,若不是看不上店里的常放着的,定然不会把我拿出来。唉呀这突如其来的阳光,久违又刺眼,但店里的装潢还是一成不变——老旧,我可是屈尊在此咯。不过那由我们身体...

3个月前 (04-10)
当风过境

 1大梁的说书人总在传颂一位女将军的故事,说她是唯一一位圣上特封的镇关大将军,说她的故事还将被记住一百年,那梁国最北的死境白蟒关有北境军驻守一日,魏国便一日不敢踏足大梁边境半步。却没人细说,当年的白蟒关,十余万北境军天地为墓,白雪为棺,当你立于白蟒山顶,向下看去,没有那终年被雪覆盖的白,满...

3个月前 (04-10)
点绛唇:章台折柳

1杜子骞把我从土匪头子手里带出来的时候,我六岁。秋月亲自把我收拾干净送到他面前,又偎进他怀里,红唇贴着他的耳朵,言语娇俏:“杜老板眼光向来不错。”杜子骞就笑,笑得温润又腼腆,仿佛怀里抱着的不是女人,而是圣人书。他说:“秋月,这个小姑娘就交给你了。”我见到杜子骞的第一面就被他送入赌局。同期的十多个姑娘...

3个月前 (0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