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迷离 > 正文内容

辫子姑娘

短篇美文4个月前 (04-01)迷离314

1711947995081.jpg


 

(王子站在塔前,学着巫婆的样子朝着塔尖大喊:“莴苣,放下你的辫子,让我爬上去。”

 

辫子姑娘散开了束着头发的发圈,漂亮的金色头发就哗哗地垂下一直坠到王子的脚边)

 

或许橙子早就已经忘了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阿城哥哥的了,她只记得,很久很久以前,阿城哥哥说:“橙子散着头发的时候很漂亮。”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她脸红了,然会就再也没有将及腰的长发扎成麻花辫。

 

阿城哥哥大橙子四岁,就住在橙子隔壁。每天清晨都会站在楼下,用橙子认为世上最好听的声音来叫喊橙子起床。橙子很乖,每天都准时下楼,拿起妈妈准备的早餐,跟着阿城哥哥一起上学。

 

橙子妈妈每天都会叮嘱橙子:“乖橙子,要听阿城哥哥的话,不要乱跑,知道吗?”

 

然后橙子就会走上前去紧紧拉住阿城哥哥的手,转身对妈妈重重地点头。

 

橙子喜欢拉着阿城哥哥的手走过街角,走过充斥着汽车鸣笛声的马路,走过有着漂亮的音乐喷泉的广场,然后恋恋不舍地走进校门。

 

橙子喜欢牵着阿城哥哥的手,她曾不止一次地把阿城哥哥的手比作冬日的阳光,然后把她冰冷的小手给融化,简单的小心思,却一次次地会让她满足。

 

阿城哥哥很贴心,会让丢三落四的橙子每每都感到心安,许是橙子家的钥匙,又或是满满一盒新削好的铅笔,然后橙子就开始心生涟漪。

 

橙子有时候会很庆幸自已有一头会让阿城哥哥伫足凝视的长发,当背后的长发在空中飘扬,阿城哥哥就会将手指探入浓密的发间,轻轻理顺她的长发,或许阿城哥哥很开心吧,橙子想着,脸颊就每每变的绯红。

 

所以,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橙子就对有些和她一样地长发的女生耿耿于怀。因为她怕阿城哥哥会喜欢上其他的女孩子。

 

 

(辫子姑娘乖乖放下她的长发,但当她看见爬上来的英俊的王子的时候,她几乎惊讶地叫出声来。

 

同样,王子也是同样一副惊讶的面庞——因为,他从来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女子。)

 

“苏韵然,你为什么要叫橙子?”

 

阿城哥哥坐在橙子身后,依旧像往常那样帮她理顺柔柔的长发。被风吹起地发梢不停地在他指间跳舞。

 

橙子转头,发丝在空中划过完美的弧度。

 

“因为我喜欢橙子啊!”

 

橙子是什么时候叫橙子的呢?好像自己都快忘了,忘了是一年前还是两年前又或者是很多很多年前,就像她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阿城哥哥一样。

 

阿城哥哥笑了笑,故意将橙子的头发揉得乱糟糟的。

 

“那你还有很长很长的辫子呢,为什么不叫辫子?”

 

“因为相比之下我更喜欢橙子呀。”橙子眨了眨如明星般的双眼,随即凑到了阿城哥哥面前,“那阿城哥哥,你喜欢橙子呢,还是辫子呢?”

 

阿城哥哥愣了愣,伸手将刚揉乱的长发又理顺,再弄乱,再理顺,从日上三竿到太阳落山,都一直机械地在两个动作间徘徊,橙子终于不耐烦地撅了撅嘴,一边想着这个问题是不是真的那么难回答,一边扯掉阿城哥哥不安分的手。

 

“阿城哥哥,你想好了没有!”

 

橙子站起身,居高临下地望着阿城哥哥。

 

“我喜欢辫子!”阿城哥哥抬眸,望着橙子。

 

橙子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冷哼一声,随即转身要走。

 

“可我更喜欢橙子。”橙子心中最好听的声音缓缓响起,猛地就击中了她的心。

 

她双脚一顿,随即快步走了出去。

 

阿城哥哥该是不知道橙子的脸颊是如此的绯红,还有,她是多么的心满意足。

 

是的,橙子很满足,哪怕她知道,阿城哥哥口中的橙子是真的橙子而不是她。

 

 

(王子依旧像平时一样站在塔底“莴苣”、“莴苣”地叫着,辫子姑娘也像往常一样放下美丽的辫子,让王子爬上来。

 

可是,爬上来的王子被女巫发现了,她生气地扯住了辫子姑娘的辫子,拽得辫子姑娘很疼很疼。)

 

橙子是在一个下过雨的午后知道林楚倩的——一个和她一样有着长长发辫的“姐姐”,而那天,是她十八岁生日。

 

橙子抱着个蛋糕,去了阿城哥哥经常待的那间课室,趴在窗边,一个人不停地向下望啊望。

 

然后阿城哥哥的身影就闯入了橙子的视线,橙子微微一笑,连忙收回伸出去的头,不停地抚摸着自己因激动不停地起伏的胸口,早就准备好的句子在脑海中一句一句的闪过。

 

阿城哥哥来了,可身边,却多了一个看起来不带一丝铅华的女子,身后的长马尾在风中正摆啊摆。

 

“阿城哥哥。”橙子故意把音调拖得老长老长,“她是谁?”

 

阿城哥哥笑了笑,伸手搂住了身侧女子的腰肢,“我女朋友啊,林楚倩,你以后可以叫她楚倩姐。”随即侧过头,用温柔得不能再温柔的声音说:“楚倩,她就是橙子。”

 

橙子突然发现自己有些好笑,自己藏了那么多年的心,一瞬间就被一个叫林楚倩的女子给抢走了,就连以前她引以为傲的辫子,以后,怕是都没用了吧。

 

橙子吸了吸鼻子,猛地将切好的两份蛋糕拍到了身后两人的脸上,留下一句,我叫苏韵然后,扬长而去。

 

就像是心脏里一直以来被填满的东西猛然抽走了一样,橙子心里空荡荡的,丢失的东西像是粘着她的血肉,扯着她胸口很疼很疼,疼得她想大哭。

 

刚才准备好的话语还在脑海中回荡,只是,却再无用处。

 

她想说:阿城哥哥,我喜欢你。

 

她想说:阿城哥哥,我很喜欢你。

 

她想说:阿城哥哥,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而且,已经喜欢了好多好多年。

 

雨又下起来,混着橙子的泪水滑下脸颊,飘逸的长发再也不能飘扬。

 

 

(辫子姑娘说:“如果我剪掉辫子,女巫就再也爬不上来了。”

 

王子说:“可那样的话,你就再也没有这么又长又漂亮的辫子了。”

 

辫子姑娘摇摇头,闭上眼,“为了你,我愿意。”说完,拿起了剪刀。“咔嚓”一声,辫子应声落地。)

 

橙子再也没见过阿城哥哥,也再也没听过他用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叫自己起床。

 

因为那边阿城哥哥早就坐上了去C市的的火车,继续他的大学生活。

 

这边,橙子以努力学习,好好高考为由,断了一切与外界的联系。

 

然后,在嘈杂的谩骂声中,一个月又一个月飞速滑过,再然后,橙子有些郁闷地拿着C市某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开始准备大学生活。

 

“橙子,橙子,起床啦!”温柔的声音,很熟悉很熟悉。

 

橙子猛地从床上惊醒,不可思议地奔向阳台,望着楼下。

 

楼下,阿城哥哥满脸笑容地望着楼上探出脑袋的橙子,很奇怪,身边并没有那个长发少女。

 

橙子起床,下楼,只是像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样地朝着阿城哥哥说了句好久不见,就先一步出了家门。

 

阿城哥哥十分震惊地跟在了橙子身后,不只是因为橙子没有像以前一样冲过来牵他的手,而是因为,橙子头上正随风飘扬着的,是齐肩的短发。

 

“橙子,你什么时候剪的头发?”

 

“过生日那天啊,反正长发留着也没有什么用。”橙子双手插在衣兜里,声音里尽显慵懒。

 

橙子又忽地转过身,“那阿城哥哥,林楚倩姐姐呢?”她刻意将姐姐两个字咬得很重很重。

 

“分手了呀!”阿城哥哥耸了耸肩,“真巧,和你剪头发是在同一天。”

 

橙子撇了撇嘴,一脸的不相信。

 

她真的不相信,因为那天她是亲耳听见他否认自己喜欢橙子,还有,在那句:既然你不喜欢橙子的话,那我权当橙子是个无赖,赖在你身边不走好了,我们还好好的做我们的情侣好不好?之后,橙子亲眼看着阿城哥哥向着张开怀抱的林楚倩走去的。现在要她相信阿成哥哥的话,怎么可能!

 

阿城哥哥见她一脸的不相信,皱了皱眉,“当初都怪我看走了眼,看上了林楚倩,橙子啊,你不知道,她竟然说你是无赖!然后我连想也不想,就上去扇了她一巴掌,然后她就走了。”阿城哥哥说着说着,就坐在了路边的长椅上,一脸的深恶痛绝。

 

疏松的日光透过树的枝叶,斑斑点点地照在了阿城哥哥的身上,橙子终是忍不住心底溢出的笑意,随即,笑靥如花。

 

 

(辫子姑娘哭了,因为她也不舍得自己的辫子。

 

王子轻轻地将辫子姑娘楼进了怀里,趴在她耳边轻声地说:“没有了辫子的辫子姑娘,在我心中,依旧最美。”)

 

“阿城哥哥,我走了。

 

有一件事情一直都没有告诉你,我叫橙子是因为你叫顾梓城。”

 

橙子低头看了看手机上半小时前发出的短信,又抬头看了看站台上匆匆赶来的阿城哥哥,满脸笑容地下了火车。

 

“阿城哥哥,你就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橙子一路小跑到阿城哥哥身边,静静地看着气喘吁吁的他。

 

阿城哥哥摇摇头,“没有啊。”

 

橙子就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一样呆呆地站在原地,然后气呼呼地转身,“哦,那我走了。”

 

阿城哥哥笑笑,一把扯过橙子的手,橙子就撞入了他温热的胸膛。

 

“我喜欢辫子,但我更喜欢橙子,但是现在辫子没了,我就只喜欢橙子了。”

 

依旧是橙子心中的最好听的声音。

 

橙子傻傻地指了指自己,“橙子,指的是我吗?”

 

“是你,一直都是你。”

 

橙子咯咯直笑,阿城哥哥也笑。

 

其实橙子还有一件事没告诉阿城哥哥,她从来就没有买过橙子妈妈口中说的去E城的车票,她想,要是阿城哥哥来了呢,她就和阿城哥哥一起回家,要是他没来的话,她就逃票,然后乘务员就会找她的监护人,她就将阿城哥哥的姓名,电话和家庭住址都告诉乘务员啦。

 

反正,她是再也离不开只能属于她的阿城哥哥了。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短篇美文发布,侵权联删。

本文链接:https://www.xedlm.cn/mili/post/96.html

分享给朋友:

“辫子姑娘” 的相关文章

终了

终了

这城墙根下,新开了个茶馆,茶馆不是普通茶馆 里面当家的也不是普通当家的,这茶馆什么忙都能帮你,上至天文下至鬼神,只要是能有相应的东西作为交换。他能帮你实现任何的事情。 茶馆当家的叫做万相,没人知道他从哪来。 1 这天还蒙蒙亮的时候,打更的刚刚回去休息,就有一老夫人敲响了...

穿越日记

穿越日记

1.我穿越了…想不到吧…?前一秒还在水坝摸螺蛳,没摸到,我打算换一口气,下一秒起来的时候发现岸上换了一拨人。岸上那堆穿着像乞丐一样的人开始疯狂尖叫,不知道她们在说什么,我觉得一定是太阳太大我晕乎了,所以我一个猛子又扎了下去,没有螺蛳。我没摸到底,感觉水变深了…再换一口气,岸上那帮子还在叫,对着我叫:...

梁三娘

梁三娘

1.绥城的春向来去得迟,快六月了,天也不大热,澹水街头蓝袄黑裙的女学生三三俩俩,谈着新学的课业,也不知谁提了一句梁三娘,立时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众人的话题都开始绕着梁三娘转,不多时就讲起了她最近配的婚。要说梁三娘,她在绥城可是有名的人物。城里无论谁在十三居摆宴,都要给梁三娘递一道帖,三娘若是接了,宴...

凤鸢和她的小狐狸

凤鸢和她的小狐狸

(那个人是白玉衡)我看上了隔壁街上卖酒的小厮。那个小厮生的温柔、眉目清秀,喜欢他的不仅仅是我,还有整条街上的姑娘。我会编造各种关于他的谣言,比如说他看上去温柔秀气其实私底下是个醉鬼,还喜欢逛窑子。再比如他睡觉时候放屁磨牙打呼噜。总之,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让她们知难而退。我会整日整日的去买他的酒喝,他...

鹿为劫

鹿为劫

【一】温煦和金闪闪第一次见面是在两百年前。 那时她是仙界首尊霁绝音之徒,他却还只是一只刚修成人形的梅花鹿。 彼时人间繁华,春风轻漾,某鹿一身锦缎红衣温笑而立,恍若戏本里的风雅公子——如果他做的不是骗人钱财这种猥琐之事的话。 当时温煦年轻气盛,一身浩然正气,自是看不惯金闪...

安得与君相决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安得与君相决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一 、回京今夜上京城格外热闹。几日前一则喜报一路从遥远的边疆快马加鞭赶往了上京的皇城,直抵皇帝面前。而这喜报无疑与边疆战事有关,更与传闻中那个如男子一般骁勇,飒沓流星拥有‘天下镇北大将军’与‘花木兰’美誉的女子——穆酒,息息相关。这穆酒原是穆家的幼女,身为女子本因同其他宗族子女一般娇养闺阁,可惜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