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迷离 > 正文内容

凤鸢和她的小狐狸

短篇美文4个月前 (03-22)迷离170

90.jpg


(那个人是白玉衡)


我看上了隔壁街上卖酒的小厮。

那个小厮生的温柔、眉目清秀,喜欢他的不仅仅是我,还有整条街上的姑娘。

我会编造各种关于他的谣言,比如说他看上去温柔秀气其实私底下是个醉鬼,还喜欢逛窑子。再比如他睡觉时候放屁磨牙打呼噜。总之,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让她们知难而退。

我会整日整日的去买他的酒喝,他酿的酒的着实不错,我想着着我长的虽然算不上仙女下凡,怎么也是花容月貌,我相信除非他的眼睛瞎了否则总会看上我的。

“白玉衡,再给本姑娘拿两壶桃花醉喝!”我醉醺醺地抱着酒坛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姑娘,你已经连着十几日醉成这样了,今日说什么也不能卖给你了。

“白玉衡,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姑娘,你又认错人了,我不叫白玉衡。”

我知道,他是白玉衡,只不过是他记不起来了。

 

(花神凤鸢)

这个事儿带从好多年前说起。我是被师傅捡上山的,师傅说捡我的时候,我还是个婴儿,我睁着圆溜溜的眼睛躺在草地上,那片草地上长满了凤鸢花,所以师傅便给我取名叫小鸢。这九黎山上师兄师姐众多,但是师傅最疼爱我。

师傅禁止弟子们私自下山,尤其是我。几千年前花神犯下错误被女娲惩罚驻守灵池,花神不但不思悔改,还摧毁了灵池私离去。后来女娲派天兵将其捉回,花神打伤众天兵后化魔。女娲亲自出面将他镇压,销毁其元神只剩魂魄,本想待其魂魄修行千年赎罪后方可重生。但花神怨气太重魂魄四散,化为了四个灵识。其余三个因灵力薄弱已无踪迹,世间只剩下凤鸢一个灵识,而我就是那个灵识。我的心头血有巨大的功效,人吃了能消除百病起死回生,妖或是修仙者吃了也能短时间内修为大增。

当时师傅告诉我的时候,我惊恐的看着他:“师傅,你不会想把小鸢养大了再吃吧!”师傅见状摸了摸我的头说这九黎山山路隐秘尚有有天堑结界,任何妖魔都上不来的。

山上日子很是无聊,我经常背着师傅偷跑下山玩,转眼十五年过去了,山下的糖人都被我吃遍了。

 

(九黎山上的不速之客)


有一日,山上来了一个人,师兄们说他是师傅新收的小徒弟。

师傅把众师兄师姐儿叫到了跟前,“以后这就是你们的师弟了,你们要多多关照他。”

听三师兄说他是师傅故人的孩子,很小的时候父母得重病去世了,成了孤儿的他一直被无问高僧收养在法华寺,最近被师傅发现,便带他上了山。

师傅说完,那人微微前倾说“见过师兄师姐,玉衡这厢有礼了。”他抬起来头来的时候,双目正巧对上了我的眼睛,他朝着我微微笑了笑。他的眼睛狭长深邃,我呆呆的看着他,着实惊艳,美的像说书先生口里的小娘子一样。一头墨色的长发未系未婠的披在身后,光滑顺垂如上好的绸缎,一双好看狭长的丹凤眼,高挺的鼻梁,好看的嘴微微上扬着,皮肤白皙,像透着光一般。

我抿了抿嘴唇,真真是个美人,我脑海里浮现出说书先生口中男主角的样子。

白玉衡来后,师傅特别疼爱他,本来我才是师傅最疼爱的小徒弟,想到他身世可怜的很,我便不与他计较。

师傅让白玉衡随便挑个院子住,也不知怎么地,他就相中了我这落鸢阁。

自从白玉衡搬进来之后,落鸢阁再也“不得安宁”了。我这落鸢阁的门槛都快被师姐们给踏破了,十分扰人清净。

每次师姐们来都会带着礼物,有各种书籍和佩剑,还有亲手制作的糕点。四师姐亲手给白玉衡做了她最拿手的芙蓉糕,我之前求着四师姐做师姐都才只给我做过几次。白玉衡只不过才来了几天啊,我有些愤愤不平。

日子久了后,因为我“近水楼台”师姐们把书信和礼物塞给我,让我转交给白玉衡。我望着那大红色的鸳鸯戏水的手帕,我就是脑袋再不灵光也明白师姐们的心思了。

“呶,这是四师姐给你的信和芙蓉糕,四师姐说你记得给她回信。”白玉衡一脸笑意道“有劳小师姐了。”

白玉衡朝着所有师姐都笑意盈盈的,却从不回应师姐们的心意,像极了说书先生口中的脚踩两只船的坏男人。我顿时一阵生气,一把夺过了白玉衡里的荷花糕,准备以我师姐的身份好好教训他一番,不能年纪轻轻就当负心男。

“小师姐想吃直接说就好了,何必像强盗一样抢来吃?”

我清咳了两声,双手背后,像极了往常师傅的样子。

“山上是有规矩凡山上的弟子如果有意者可下山成亲,但是若是有人薄情负心,脚踏好几只船玩弄别人的感情,按山规处置,可要在后山的思过崖关十年。”

“小师姐是在说我吗?”

“本师姐可没有吓唬你,山上规矩可多着呢,你好自为之吧。”

“小师姐对山上的规矩可是熟的很喽?”

“那是当然了,我从小在山上长大。”

“可是山上规定不经师傅允许禁止下山,可那天我明明看见小师姐下山…”

“我一把捂住了他的嘴,“不准说出去!”

他好看的眼睛使劲朝着我眨了眨,我松开了手。

“要想我不告密也可以,你以后下山的时候,只要我想去,你就要带上我。”

“我凭什么要带上你!”

“好啊,那你要是不带也可以,我就只能把我看到的一五一十说给师傅听了。”

他的眼睛溜溜的转着,嘴角上扬。

“你…………成交!”

在我眼里白玉衡是个无赖,他会拿我偷跑下山的事情威胁我让我教他舞剑。平时在师傅面前温良谦恭,师傅不在的时候就会暴露出真面目。每次捉弄他都会被识破,跟他斗嘴他都气的我跳脚,追着他满院子打,他却在师姐面前扮可怜,倒像是我总欺负了他。哎,真是可怜我那师姐们,净被他欺骗,他哪里无辜纯良,分明狡猾的很。尤其是丹凤眼眯起来的时候,像极了说书先生口中用色相皮囊迷惑人的狐妖。

白玉衡唯一的优点大概是会乐器,总见他怀里总揣着一个笛子,偶尔弹起来,倒是好听极了。有时他还会拿一把琵琶弹,我见到就会取笑他:“第一次见男人这么爱弹琵琶,活像一个小娘子。”他笑眯眯说道:“过来,小师姐,我教你弹琵琶。”我不通乐理又甚懒,自然是坚决地拒绝。

“小师姐你本就好吃懒做,长的还一般,再如此不学无术,以后恐怕是要嫁不出去,一辈子留在山上喽。”白玉衡斜倚在栏杆上慵懒的说道。

我这火又莫名窜了上来,一开口就竟说一些恼人的话,我拿起别在腰间的鞭子就朝他打了过去,我的所有招数都被他闪躲了过去。最后累的我够呛,趴在栏杆上气喘吁吁,这家伙倒一点事没有,看着我乐呵呵。真是气死我了,我都后悔以前偷懒不好好练功了。最后我又累又困躺在栏杆上睡着了。

 

朦胧中有个身影把我抱到了床上,我用脸蹭了蹭那个温暖的怀抱,找了个最舒适的角度睡了过去。

 

(山有木兮木有枝)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白玉衡私底下也不叫我小师姐了,他只是比我大一岁,却学着师傅小鸢小鸢的叫我。

乞巧节快到了,师姐们也学着山下的姑娘开始绣香包,去后山摘花瓣准备染料。听师姐说山下未出阁的姑娘都会在七夕当天放河灯祈愿姻缘顺遂。

两日后,午后的功课结束了,申时,我准备悄悄的溜下山去,去四师姐说的灯会上瞧一瞧。

“小鸢你这是要去哪里儿?”身后响起了白玉衡的声音。

我怕白玉衡坏我的事,理直气壮的说:“我今晚上要去四师姐院子里住,你管那么多干嘛!?我们师姐妹有悄悄话要说,难道你一个男子还要跟我一起去不成!?”

“阿鸢去四师姐那为何要带这么多金银细软,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离山出走呢,莫不是真的要私自溜下山?”

“你胡说,我没有!”

“你一被人说中心事就脸色通红,还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能不能改改。”

“………”

“你带我一起去,我就不告发你。”

有一次我偷跑下山被发现,一想疼爱我的师傅大发雷霆很是吓人就只得答应了他。

 

我和白玉衡悄悄遛下了山。

我们到集镇上时候已经是傍晚了。集镇上的整条大路到祈福的寺庙上到处都挂满了灯笼,道路旁是卖东西的小贩。

不一会儿,我手上拿满了各种吃的和小玩意儿。

“白玉衡,你看前面在干嘛!?”只见前方好多人围在一起。我拉着白玉衡跑了过来。

“哇!白玉衡你看,那个兔子灯好漂亮!”我拉着白玉衡挤到了人群中间。

老板吆喝声十分卖力,“瞧一瞧,看一看,七夕佳节,花好月圆,诸位公子咱们以文会友,奖品就是我手上的七彩兔儿灯,我手中有三副对联,哪个公子能都对的上来就能拿走我们的兔儿灯了。”

“这位公子,身边的佳人如此娇俏,可是想来来玩一把,赢下彩灯送给佳人”,老板看着我跟白玉衡说道。

耳边响起了白玉衡的声音,“好啊。”

“好,这位公子请。”他要去对对联我倒是没想到,因为他在山上的功课还不如我……

“金水河边金线柳,金线柳穿金鱼口。玉兰杆外玉簪花,玉簪花插玉人头。”

“比飞却似关雎鸟,并蒂常开边理枝。”

“一池碧水邀明月,满树桃花待春风。”

“好!”众人拍手叫好。

“这位姑娘好福气,你家官人真是好才华。”

一时我的脸有点发红,刚想说他可不是我的什么人。白玉衡突然把兔儿灯递到我手上

“送你的。”

“白玉衡,你除了欺负人和耍无赖什么时候还会这些东西啦?”

“你以为都像你似得,胸小还无脑。”我看了一眼自己的胸部,呃,确实有些瘪。

 

我们连夜赶回了山上。这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

梦见我在森林里的走着,突然掉进了一个陷阱里,后来我一直在挣扎。我醒来已经快到二天中午了,一睁眼就看见白玉衡趴在我的床前,用胳膊抱着我,这个姿势令我有些害羞,我一把推开了他。

“你醒啦,一大早你就手脚冰凉昏迷不醒,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看着白玉衡一脸紧张,语气温柔的样子倒不像我认识的那个白玉衡了。白玉衡眉头微皱,深邃的眼眸炙热的盯着我,眼神中透漏着担忧。

“没事,我就是昨晚吹了寒风,着凉了。”

“下次哪个再吹寒风,就直接让她冻成冰块算了。”

“………”

果然一天不挤兑我他会死。

自此后,白玉衡成功被我“带坏”。三天两头便想着往山下跑。

这日白玉衡说三师兄告诉了他一个好玩的地方,我立刻回房间换上了男装,跟白玉衡一起下了山。

“小鸢,三师兄说的就是这个地方。”白玉衡指着上面的牌匾跟我说道。

我抬头一看,上面是明晃晃的三个大字“满花楼”。这分明就是青楼,就知道他跟三师兄学不到什么好东西。我有时候觉得白玉衡净鬼注意,有时候又觉得他傻头傻脑的连青楼都不知道。我听师姐说过这种地方,有很多姑娘卖艺,还有很多有钱的男人来这里找漂亮姑娘寻快活,我当然知道寻快活的意思。

我也好奇里面是什么样子,但一想到白玉衡肯定会被里面小姑娘看上,我就有些不高兴。可是我为什么不高兴,我想肯定是因为我是师姐,要保护师弟,不能让师弟年纪轻轻就迷恋山下的姑娘。

门口突然传来一个中年女子的声音,“二位公子好生俊俏,里边来啊,我们这的姑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说罢,一群姑娘就把我们硬生生拽了进去。

我眼前一亮,里面的东西确实都新奇的很,大厅中央有一个很高的台子,台子下围着许多男子,高台上有一个抚琴的女子。女子带着丝巾半掩面容,一双杏眼脉脉含情,隐约能看见丝巾下女子漂亮的脸蛋。

琴声清澈空灵,好听的很,一曲过后,台下是如雷的掌声。我问了一个客人,知道了原来女子是这里的最受欢迎的无忧姑娘。谁能成为姑娘的知音,便可得到那尚好的佳酿并且今晚能与姑娘共度良宵。

 

台下的男子们看着无忧姑娘那娇嫩欲滴的样子都心痒痒,但是无奈不懂音律。

“姑娘,请借在下笛子一用。”说话间白玉衡已经登上了台子。

台下的姑娘们纷纷感叹这是哪来的如此俊俏的公子。

我看着台上的白玉衡,就会喜欢漂亮姑娘,简直不学无术!简直斯文败类!气的我一时之间都不知道用什么词骂他了。

台上琴声和笛声响起,台下之人皆感叹琴笛和鸣,着实惊艳。曲罢后白玉衡笑嘻嘻的向我走了过来,问我他弹的怎么样。我本来想夸一下他,谁知一开口就成了‘弹得真不怎么样’。

白玉衡对台上的姑娘说:“那壶梨花酿该是我的了吧?”

女子眉眼含笑,温软的声音传来:“自然是公子的,敢问公子姓名。”

“在下姓白,谢过姑娘的酒。我们今日还有要紧事,不能陪姑娘了。”

说罢我们在无忧姑娘不舍的眼神中离开了满花楼。

我向来不是一个爱嫉妒的人,不知道为什么我一想起那无忧姑娘的琴弹得那么好,我心里就难受的很。

“我看那无忧姑娘挺中意你的嘛,你怎么不留下来陪人家?”然后我的头就被白玉衡狠狠敲了一下,“你这脑子天天想什么呢?”

“这壶梨花酿是我爹娘生前最爱喝的。那时我还很小,我娘总带我去树底下埋酒,我娘说埋的时间越长酒的味道就越浓烈。”

他定是想起他的爹娘了,虽然平时他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但我感受到了他心底的细腻。他的眼神中染上了淡淡哀伤,阳光撒在他的脸上,有种莫名的好看。

“没事,你起码有父母嘛,我连父母都没有,孙猴子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我大概是从地里长出来的吧!”我尽力想安慰他.我把我灵识转世的事情告诉了他,却不想竟惹下了大麻烦,不过这都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突然他抱住了我,我轻轻的反手搂住了他的腰,突然有点心疼他。

“以后你会有师傅和师兄弟们陪着你啊,还有……还有我会一直陪着你。”

白玉衡突然深情的凝望着我,我看着他的眼神心脏抑制不住地极速的跳动。

“你会一直陪着我吗?”

我微微的点了点头。白玉衡在我的额头上深深印下一吻。

我没有推开他,因为我好像不得不承认我已经有点喜欢他。每次当他看着我的时候,我都会沉浸在他的目光里。

 

 

(山雨欲来风满楼)

数日后,山上磬铭钟响了,磬铭钟不轻易响,一旦向起就是有事要发生。师傅赶紧查看了山上的一切结界,发现无异动后这才安心。

又过了几日后,该来的终究是来了。

是夜,我躺在院子里呆呆的望着星星,白玉衡死皮赖脸的非要靠在我的身上,我习惯了他的无赖,便随他去了。

“阿鸢,我给你说个故事吧。”

“好啊”,我突然饶有兴致。

“我有一个朋友,他的身世同我一样可怜。不过,他的父母不是得病去世,而是被妖怪杀死了。他九岁那年和父母一起外出经商,无意间在一片森林里迷了路,随后烟雾四起,出现了一只妖,妖杀死了他的父母。他被母亲一直挡在怀里才免去一劫。后来他遇上了恩人,恩人不仅收留了他还帮他用冰棺护好了遗体。”

“后来呢?”

“他长大后苦练剑术杀了那只妖为父母报了仇,再后来他发现了一个能让他父母复活的办法。”

“什么办法?”

“他在他朋友身上,发现了一个东西,那个东西能复活他的父母,如果你是那个朋友,你会给他吗?”

说罢,他的眼神深深凝望着我。

“当然会了,他那么可怜。”

 

话音刚落,原来寂静的夜晚这时忽然间刮起了风,紧接着一只狼妖突然出现。狼妖漏出了獠牙和尖利的爪子。来不及反应狼妖突然向我袭来,我拿起剑慌忙抵挡,只感觉身体一震,喉咙里腥甜,涌出一口鲜血,我根本不是狼妖的对手。

“咳咳”,我咳出嘴里的血,望向白玉衡,用已经是近乎微弱的声音说:“玉衡你快走,快去叫师傅。”

看着白玉衡一动不动,我仿佛明白了,为什么狼妖能摸清山上的路,为什么山上的结界会对狼妖形同虚设。

狼妖突然递给了白玉衡一把剑,“杀了她,答应过的心头血自然会分你一半,你不是一直想复活你的父母吗?”

我的眼神死死盯着白玉衡,嘴里一直说着:“你骗我。”

“对不起,阿鸢,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白玉衡眼神里满是伤痛,呵呵,真是讽刺,以前看着他漏出伤痛的眼神我心疼的要命,现在只觉得恶心。接近我只是为了确定我是花神的灵识吗?只是为了我的心头血吗?

心中的焦急和身上的伤口同时发作,我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我本以为自己已经去阎王那报道了。

 

没想自己竟然还活着,放我醒来的已经是七日后了,我睁开双眼。

“小师妹醒了!”

“师傅,小师妹终于醒了。”

“师傅,那日是你救了我?”

“那日为师听见响动后赶了过去,发现玉衡和狼妖打作一起,那狼妖有数百年修行,竟连为师也不敌,是玉衡……”

“玉衡引狼妖去了后山的断崖,他为了除掉狼妖,跟狼妖一起坠入了后山的断崖………”

我瞧了一眼师傅,师傅看起来愈发苍老了。

自从数千年起,断崖之下,无论是人是妖都无一生还。

无奈因腿长时间未动,一下子磕在了地下,我匆忙的想要爬起来,四师姐赶紧过来扶我。

“鸢儿,玉衡他……他已经……”师傅欲言又止。

“师傅,我的心头血是不是可以救他?”

“挖心剖血你岂可活?你的血只对求生欲强的人有用,玉衡他一心求死,没用的。”

我想我应该恨他,我恨他欺骗我,恨他故意接近我,但是当我听到他坠下断崖的时候居然没有一点恨意,我只想他活着。

“为师已经把玉衡的遗体交给无问大师了,无问大师说在他三魂七魄未散之前,暂且把遗体养在无忘池,无问大师用回魂术将他起死回生,但千百年来还未有人使用此术成功过,至于能不能重生,要看他的造化了。”

“师妹,无问高僧神通广大,一定可以救活玉衡师弟的。”四师姐拍着我的肩膀说道。

我相信他会活过来,因为我还等着他跟我道歉求饶呢,别指望他死了我就会原谅他。

此后,我日日都在山上的神像面前为他祈祷,本来我是不信这些神仙的。我偷跑到法华寺数次,都被无问高僧赶了出来。此后我每隔一个月便写信寄到法华寺,但收到的消息总是不是我想听到的。

 

(玲珑骰子安红豆)


四年后。

山下的小镇仍然热闹非凡,各种各样的叫卖声络绎不绝。傍晚街上开始张灯结彩,我恍然大悟,原来又是一年的乞巧节到了。

一些姑娘在河边的河灯摊位停了下来,老板递给了她们纸和笔,她们把写好的纸条放进河灯里,河灯顺着水流缓缓漂去。我也买了一个,满意的写下白玉衡醒过来六个大字,十分诚心的许下心愿。

原来师姐们说的是真的,我写的愿望像是受到了上天的感召,第二日晚上山上就收到了法华寺传来的消息,信上说白玉衡已经醒过来了。

我迫不及待的要来了大师兄的宝贝疾风马,连夜赶去法华寺,上天知道我现在的心情有多么兴奋开心。我想见他,四年未见,我已经太过思念他,他是不是也跟我一样,想念我呢?

事情并未像我想的一般顺利,法华寺的小僧告诉我,白玉衡身体痊愈,已下山一月有余。

什么?已经下山了?

“那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

“小僧不知。”

“那他可有告诉别人他去哪里了?”

“白师兄下山时并未告知行踪。”

“那他有没有留下什么话给我?”

“不曾留话。”

“……”

那我便自己下山去找,就是挖地三尺我也要把白玉衡找出来。

 

(凤鸢花和小狐狸)


半个月后,我终于在一家客栈门口的酒摊上找到了他。四年未见他还像以前一样好看。我立刻跑了上前紧紧抱住他。

 

“姑娘请自重。”他惊恐错愕的看着我。

“白玉衡我终于找到你啦,我太开心了,你怎么也不来找我,不过还好我找到你了!”

“姑娘,大庭广众之下岂能这般有辱斯文,请你自重!”

他一把将我推开,我抬起头看着他,他眼神中充满了疏离和一丝嫌弃。我顿时有些慌乱。

“白玉衡,我是你小师姐凤鸢啊,你……不记得我了?”

“姑娘莫要再无理取闹,我自小在寺中长大,寺里全都是僧人,哪里会有姑娘。”

我呆呆的站在原地,过了好一会儿才消化刚才的事。

没错,白玉衡竟然……失忆了!!

这么不靠谱的画本故事情节竟然真的出现了!想起以前去茶楼听到的故事中失忆以后男女主人公的那些悲伤故事。但是我是谁啊,我可是九黎山上最聪明的姑娘,我一定要让白玉衡重新记起我。

我整日赖在他的酒摊上喝酒,最后索性装醉,他不忍我一个姑娘家流落街头,就把我背回了家。天亮后他便要赶我走,我十分佩服自己的演技,我抱着他的大腿哭的撕心裂肺歇斯底里。

“求求你不要赶我走,我娘走的早,留下我一个人,我爹生性好赌,赌输了后便把我卖到青楼,我是逃出来的,我已经没有地方去了。呜呜……”见他有所动容,我趁热打铁,“你可以雇佣我当你的伙计,帮你酿酒啊,我酿的酒可香了,如果你不留下我,我就没有住的地方了。如果我流落街头被坏人欺负怎么办?!”

白玉衡无奈了,我靠着厚脸皮留了下来。

“白玉衡,你记得你之前教我弹过曲子吗?”

“……”

“白玉衡,你还记得我们去一起青楼吗?”

“休要胡言!”

“白玉衡,你还记得我们一起在九黎山上时候,二师父罚我们背的星象经吗?”

 

“又开始说疯话。”

“……”

他自从失忆后变得十分木讷,任我怎么跟他讲之前的事,他都记不起来。我便找来了几个彪形大汉故意绑架他,然后我再突然出现救下他,来一出美救英雄的戏码,那他就会爱上我,民间画本里不都这样讲的嘛。结果他虽然忘了所有事情,偏偏武功却没有忘,几个大汉被打的鼻青脸肿。害得我又搭上了医药费,让本就不富裕的荷包‘雪上加霜’。

因为白玉衡这张脸过分招摇,我很快就拥有了整条街的情敌。经常有姑娘故意来买酒,更有不少姑娘找说媒的姑婆来提亲事,每天不停的有媒婆上门,我索性把媒婆都找到了一起我要告诉她们白玉衡的‘真面目’。

“王婆,李婆,张婆,可不能好好的姑娘家被糟蹋啊,我老板他虽然长得衣冠楚楚,但实则禽兽不如啊!他吃喝嫖赌抽样样俱全,他睡觉时候还放屁磨牙打呼噜。他还经常逛窑子,赌色子,卖酒赚来的钱全部拿去赌。他还打人,只要我不好好干活惹他不高兴了,他就会打我!”

媒婆们听了我的话后面面相觑,皆感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第二日一个买酒的姑娘都没有了,还有姑娘路过酒摊都绕道走,然而白玉衡这个呆子一点不在意。哎,望着这个呆子我都发愁了,只能使出必杀技了。

我找来了戏班子配合我演一出戏,希望能激起白玉衡记忆。我好不容易把白玉衡拽到了戏院。我找来了一个男演员配合我一起演我们之前的点点滴滴给白玉衡看。从他在七夕节帮我赢来兔儿灯教我弹琴,到白玉衡跟我一起去青楼。我侧过目光看了一眼观众席的白玉衡,那目光仍然冷漠疏离,我心中感到了一丝绝望,心中有了一种莫名的苦楚。但是当我演到月圆前夕他抱着我要吻我的时候,台下的白玉衡突然飞上了台,一把把我从男演员怀中拉了出来。随即传来他微带怒气的声音,“回家!”

我仿佛又看到了那个熟悉的白玉衡,我被他拽回了家。

“你想起来了对不对?”我迫切的问道。

他炙热的眼神盯着我,然后一把我圈外怀里,狠狠的吻上了我的唇,一开始带有一点侵略性,像是一种惩罚,后来逐渐温柔,我热情的回应着他。我知道,我的白玉衡回来了。他轻轻的趴到我的耳边,低声说道:“阿鸢,以后不允许你吻别人。”

我抱着他,眼里不自觉就出了泪,我知道那是久别重逢后的欢喜。

“你不后悔没有杀了我,复活你爹娘吗?”

“后悔啊,所以你要赔给我好多好多孩子。”

后来,我才知道白玉衡,他根本就没有失忆。当他跟我说起这件事的时候被我追着满街跑,仿佛又回到了九黎山上小师姐追着狡猾小师弟打的时候。只不过这一次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短篇美文发布,侵权联删。

本文链接:https://www.xedlm.cn/mili/post/79.html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上一篇:曲尽风华

下一篇:南国秋

“凤鸢和她的小狐狸” 的相关文章

幸得君颜不识春

幸得君颜不识春

壹永德三年,永德帝驾崩,远在东夷的昭华郡主闻此噩耗,不惜万里前来悼念,储君沈承安亲自出城门迎接。昭华着一身浅紫色的宫裙,青丝梳成妇人发髻,头戴金钗。沈承安眉眼带笑,伸出手对昭华道:“阿姐,欢迎回来。”昭华轻轻将手放上去,还未等沈承安紧握,就已经淡然抽出。沈承安握空,面色一怔,随即又恢复了正常,哂笑道...

梁三娘

梁三娘

1.绥城的春向来去得迟,快六月了,天也不大热,澹水街头蓝袄黑裙的女学生三三俩俩,谈着新学的课业,也不知谁提了一句梁三娘,立时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众人的话题都开始绕着梁三娘转,不多时就讲起了她最近配的婚。要说梁三娘,她在绥城可是有名的人物。城里无论谁在十三居摆宴,都要给梁三娘递一道帖,三娘若是接了,宴...

樱花落泽川

樱花落泽川

壹  行轻舟一叶轻舟缓行在浅浅的水湾,四周群山环绕,烟雾弥漫,空中坠着点点细丝,舟上的人影隐隐绰绰,忽隐忽现。“这位公子,你可是有急事?我看这雾有些不太对,不如我们缓一缓再做前行?”船夫使着桨,卖力地划着。“不可。劳烦这位小兄弟了,可否再快一点?”白衣男子眼角泛红,眼里密密麻麻布...

苍苍竹林晚,杳杳离人归

苍苍竹林晚,杳杳离人归

壹我第一次看到那个叫做湮衿沉的白衣少年是在我七岁的时候。那时我只是一只小狸猫,很贪玩,到处乱窜。我跑到林里去玩耍。一个白衣少年突然将我抱起来,我吃惊的看着他。他真的好好看,漂亮的丹凤眼,菱角分明的脸,唇红齿白。他冲我笑笑,说:“你这小狸猫长得甚是特别。”我自然是长相特别,我的娘亲可是狸族地位最高,最...

曲尽风华

曲尽风华

“小姐,今日府里搭了戏台唱戏呢,夫人让我来问问你要不要去看。”门外的贴身丫鬟小包正伸着头往里面看,这几日小姐耍小性子谁都不理,老爷夫人都没法子,还是大少爷出主意说请戏班进府来,小姐很爱听曲的。 “不听。”代沁兮躺在床上翻了个身,鼓着腮仍在置气,父亲想把自己和尚书家小公子姻缘线搓在一起,虽说...

辫子姑娘

辫子姑娘

一 (王子站在塔前,学着巫婆的样子朝着塔尖大喊:“莴苣,放下你的辫子,让我爬上去。” 辫子姑娘散开了束着头发的发圈,漂亮的金色头发就哗哗地垂下一直坠到王子的脚边) 或许橙子早就已经忘了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阿城哥哥的了,她只记得,很久很久以前,阿城哥哥说:“橙子散着头发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