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遐想 > 正文内容

黄昏定格在你身畔

短篇美文1周前 (07-09)遐想1620
你曾问我有没有想要暂停的时光,当时我回答说没有。现在的话,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也有想要永久保存的时光。

说得更具体的话,就是黄昏定格在你身畔,你朝我微笑的此时此刻。
Scene 01
放学后,钟夏夕来到旧厂房。
她敲了敲手中的猫罐头,很快便有流浪猫从草丛间、建筑物角落等地方飞身而出,将少女围住。
“别抢哦,大家都有份。”
钟夏夕将带来的猫粮分给流浪猫,趁它们埋头吃食,她数了数,一、二……共八只。
又少了一只。
高三课业紧张,教室如同狭窄的水族箱,学生们俨然缺氧的鱼群。钟夏夕上学的必经之路上有一处废弃厂房,住着许多流浪猫,每天来看望这些小动物,是她给自己“换气”的时间。
喂完流浪猫,钟夏夕躲进厂房大楼。最近流浪猫陆续消失,她认为它们很可能遭了以虐待小动物为乐的“变态”的毒手,因此每天放学后,她都会躲在暗处蹲守一会儿。
时间分秒流逝,就在钟夏夕以为仍会一无所获时,一道人影出现了。
那人逆光走来,身披金色薄纱般的余晖,待他走近,钟夏夕才认出是她的同学沈砾。
沈砾敲了敲猫罐头,流浪猫闻声纷纷奔向他。
他蹲下,将带来的猫粮分给流浪猫,随手抱起一只异瞳白猫。看见白猫亲昵地蹭着少年的手,她羡慕得差点儿跳出去——流浪猫们虽然接受她的喂食,却从来不让她摸。
夕阳西下,美少年与猫构成的画面赏心悦目,钟夏夕举起了手中的拍立得。
取景框捕捉到少年,她按下快门。
“咔嚓”一声,仿佛同时有谁按下了夜晚的开关,夜幕无声降临。
白猫轻盈落地,少年凭空消失了。
Scene 02
晚霞绚烂,天边好似燃起了大火,青年凝神拍摄一道航迹云。
年幼的钟夏夕上前拉住他的衣角:“叔叔,给阿宝也拍一张!”
青年闻言,俯身柔声哄她:“阿宝听话,这台相机不能拍人,叔叔改天再给你拍。”
“为什么?”
“因为啊,”青年嘴边浮现出一抹神秘的微笑,“被它拍到的人,会被关进照片里。”
钟夏夕是被闹钟声惊醒的。她关掉闹钟,拿起手机长按电源键,看到熟悉的开机画面后,松了一口气。
昨天早上,她边用手机听英语边刷牙,失手将手机掉进洗手池,导致手机进水无法开机。手机里有很多学习资料,如果坏掉了会很麻烦。
吃早餐时,妈妈见她哈欠连天,担心地问:“你又熬夜看书了?”
“没有,就是春困。”
钟夏夕没睡好的原因,和沈砾有关。
由于昨天手机没法开机,她从抽屉里找出叔叔给的相机应急。她原本计划用相机拍摄犯人的恶行,却鬼使神差地偷拍了沈砾。少年神奇地消失在镜头下,就像落入地平线的太阳,任她找遍旧厂房前的空地,都无迹可寻。
更诡异的是,她昨晚梦见了遗忘已久的童年片段,梦里叔叔的话让她直冒冷汗。
她用叔叔说过不能拍人的相机,拍了沈砾。
她确定沈砾的出现并非她的幻觉,因为拍立得吐出的照片上,清晰地映着少年的身影。
“妈妈,叔叔为什么把他的相机送给我?”
“我哪里清楚?你叔叔走前特意交待你爸爸把相机拿给你,说他答应了给你。是不是你吵着他说要的?他这人一向重情义,答应人的事绝对做到……”
钟夏夕的叔叔上大学时交了个女朋友,他答应带对方去西藏看雪,不等攒够路费,女孩家里给她找了一门国外的亲事,不让他们再见面。可叔叔依旧偷偷带女孩去了西藏,这件事当时闹得很轰动,女孩的家人还上门来要人。
当时她才上小学,并不记得细节,但是妈妈一提到叔叔就会讲起这件事。
可惜今天她没有心情听妈妈回忆往事:“妈,我出门了,今天轮到我值日。”
钟夏夕没有去学校,而是来到旧厂房。
她蹲在沈砾消失的位置,拿出相纸,试图跟照片里抱着猫的少年沟通:“喂,沈砾,你能听见我说话吗?麻烦你应一声。”
回答她的,只有风声。
钟夏夕颓然垂下手。一只狸花猫凑过来,她向小家伙道歉:“我没带吃的呢。”
蓦地,狸花猫咬住她手中的照片,吓得她赶紧往回抢——如果沈砾真的被关在照片里,弄坏了照片,后果不堪设想。
怎知相纸很脆弱,顿时被撕成两截。
“啊——”
钟夏夕的尖叫声在空地上方回荡,相纸化为灰烬,随风而逝。
一道人影凭空出现在她面前。沈砾好看的脸距离钟夏夕的脸不到五厘米,呼吸清晰可闻,他蹲在地上,维持着照片里抱猫的姿势。
“沈砾,真的是你吗?不会是我的幻觉吧?”钟夏夕激动地捏住他的脸,手感又暖又软,应该不是假的。
少年莫名其妙,他也捏了捏她柔嫩的脸颊:“钟夏夕,真的是你吗?”
钟夏夕“啪”地打掉他的手,杏眼圆瞪:“你干吗摸我的脸?!”
“钟同学,是你先动的手。”沈砾被她凶得莫名其妙。
“没人告诉你,女孩子的脸不能随便摸……你还好吧?有没有感觉哪里疼?”照片被撕烂时,她吓得差点儿背过气去。
沈砾很是无语:“你究竟是在生气,还是在关心我?”
“两样都是。”她如释重负,“你……记不记得发生了什么?”
沈砾努力想了想。放学后,他回家洗澡吃饭,再带猫粮来喂猫,忽然听到相机的快门声,抬头就看见拿着相机的钟夏夕,他正想打招呼,就掉进了一个漆黑的没有半点儿声响的洞里。
不知过去多久,从视线前方漏下一道刺眼的光,他见到了钟夏夕。
听他回忆完,钟夏夕决定长话短说:“沈砾,现在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我们先去上学,具体情况等到午休我再跟你解释。”
沈砾满腹疑云,但为了保持全勤纪录,他决定接受钟夏夕的提议。
Scene 03
午休时,钟夏夕将昨天傍晚和今天早上发生的事,大致给沈砾讲了一遍。说实话,她回忆这些事时,仍没有半点儿真实感。
“我害你被关进照片里,真的很抱歉。你如果生气,可以骂我,打我,我都不会反抗。”
沈砾皱眉,她乖乖做好挨骂的准备,却听见他说:“我有一个问题——你用相机拍我,是因为怀疑我是犯人,想拍下我伤害猫咪的证据?”
钟夏夕心虚极了。她喜欢拍照,当时她觉得沈砾抱着猫的画面很治愈,一时手痒,就将镜头对准他。说实话,她并没有觉得他跟流浪猫的失踪有关联,流浪猫警惕性很高,不可能亲近伤害它们的人。
她无法实话实说,唯有傻笑:“这个问题很重要吗?”
“当然重要,答案关乎到我在你心目中的形象。”
在大部分同学眼里,班长沈砾成绩优秀,有领袖风范,还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少年,大家都喜欢跟他打交道。钟夏夕作为副班长,经常被班主任安排和沈砾一起做事,她跟他接触的时间比一般同学要长,却时常不知道如何跟他相处。
比如现在,他这话很容易让她浮想联翩。她决定如实回答:“不是,我没有怀疑你。”
“那是因为什么?”
“因为……因为……”钟夏夕在他期待的目光注视下,选择转移话题,“对了,你一个晚上没回家,快打电话给你妈妈报个平安,说不定她担心死了。”
少年脸上的笑容退去,犹如万里无云的蓝天逐渐被乌云遮蔽。他咬了一口面包,漫不经心地说道:“没这个必要,她在外地出差。”
钟夏夕隐约知道,沈砾跟沈妈妈关系不和。
她见过一次沈妈妈。上个学期寒假前,有一天放学后,她跟沈砾帮班主任将相关资料分类,中途打印机故障,班主任叫师傅来修,弄到很晚才弄完。
天黑得快,沈砾提出送她回家,钟夏夕接受了他的好意。
路上,一辆迎面驶来的宝马MINI刹车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一位美丽的中年女子。她扫了钟夏夕一眼,问沈砾:“你这么晚不回家,在外面晃荡,像什么样子?”
她的美很强势,就像冰凌,让人不寒而栗。钟夏夕本想替沈砾辩解,却紧张得说不出话。
“我只是送同学回家。”
钟夏夕的印象里,沈砾从来不生气,他在学校里总是带着温文尔雅的微笑。那一刻,即使他的声音温和,钟夏夕也明显感觉到,他身上有种暴风雨来临前才会有的低气压。
此刻,沈砾身上再度散发出那种低气压。
钟夏夕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她拿起三明治咬了一口:“对了,你到底用了什么魔法?那些猫从来都不让我抱呢。”
“小动物和婴儿往往对人的情绪很敏感,你如果带着紧张的心情跟流浪猫接触,你的不安也会传达给它们。”他意有所指地望向她,“不仅对动物,跟人交往,也不需要绷紧神经。”
还不是他经常调侃她,她才会紧张!
“那你对流浪猫最近莫名其妙失踪的事有头绪吗?”
沈砾不假思索地答道:“当然有。”
Scene 04
上午的课程结束,沈砾朝钟夏夕走过来:“我们走吧。”
同桌投来八卦的目光,钟夏夕抓起书包,快步往教室门外走。平时她跟沈砾一同被老师叫去做事,会引来不少女生妒忌,她可不想被人知道,接下来他们还要结伴外出。
那天沈砾告诉她,流浪猫会失踪,是因为他替它们找了饲主。
沈砾给旧厂房的流浪猫逐一拍了照片,写上它们的大小、性格等信息,发布在流浪小动物救助网站上,有领养流浪猫意向的人可以通过网站联络他。他对申请者进行筛选和调查,判定对方符合领养条件,再将猫带给他们。
他拿出自己做的领养记录册给钟夏夕过目,为防止猫咪遭到虐待或被遗弃,他还会上门回访。
钟夏夕也产生过替流浪猫寻找饲主的打算。由于升学或工作原因,她将离开这座城市,未必有其他人来照顾这些流浪猫。不过,她选择将学业摆在第一位,并没有付诸行动。
看到沈砾做的领养记录册,她心里一动:“有没有我能帮忙的事?”
他想了想:“有。”
沈砾这周日要去回访,钟夏夕与他同行。
他们到地铁站附近的麦当劳解决午餐。走出麦当劳,一位站在路边派发气球的店员失手放跑了上百只气球,粉红色的气球乘着风,四散而逃。
钟夏夕举起手机抓拍这梦幻的一幕,漫天飞舞的粉红色气球里,少年纵身一跃,利用身高优势,抓住了一只气球。
他将气球递给钟夏夕,笑道:“送你。刚刚吃汉堡时,我看你一脸很想要的样子。”
四月春和景明,拿着粉色气球的少年笑容耀眼,钟夏夕下意识地按了拍照,才接过气球。
“谢谢。”
“你刚才拍了我?”少年笑问。
她拒不承认:“才没有,少自恋。”
“那让我看看你的手机。”他不依不饶。
钟夏夕干脆将手机塞进包里,紧紧护在怀里:“你是不是很讨厌拍照?高二时每次篮球赛结束后大家都会合照,你总是找借口开溜。”
“观察得这么仔细,难道你很关心我?”
钟夏夕没好气地反驳道:“我负责组织大家拍照,要清点人数,才没有特意观察你。”
“我确实讨厌拍照。”沈砾顿了顿,朝她笑道,“但是,我不讨厌你拍我,如果你想用我的照片当屏保,我也不会反对。”
“……我才不会!”
“副班长,你为什么喜欢拍照?”
“因为美好的事物总是稍纵即逝,照片就能将这份美好由一瞬变成永恒,多美妙啊。难道你就没有想定格成永恒的瞬间或者事物吗?”
“暂时没有。另外,”沈砾解释道,“我讨厌拍照是因为不擅长假笑。”
钟夏夕持怀疑态度:“你老在我面前笑眯眯的,还说你不会假笑。”
“不是假笑。”他粲然一笑,纠正道,“跟你在一起时,我很开心,这是发自内心的笑。”
都怪日光太猛烈,钟夏夕感觉脸颊开始发烫。
Scene 05
他们这次去拜访的领养者是一名网络作家,姓刘。
路上,沈砾介绍了刘小姐的情况。刘小姐收养了一只公的奶牛猫,取名无常。
刘小姐戴黑框眼镜,白净纤瘦,她打量着钟夏夕,朝沈砾暧昧一笑:“沈同学,你不跟我介绍一下你这位可爱的女同学?”
生怕沈砾乱说,钟夏夕抢先答道:“我叫钟夏夕,是沈砾的同学。”
刘小姐笑得花枝乱颤:“你专程陪他大老远跑来这里,真的只是普通同学吗?”
还好沈砾及时救场:“无常呢?”
“它在书房。”
刘小姐带他们去书房,却不见奶牛猫的踪影。她很快猜到了什么,示意他们别出声,蹑手蹑脚地来到厨房,打开垃圾桶盖,一只奶牛猫惊恐地抬起头。
刘小姐俯身将它抱了出来,向他们解释道:“无常总爱翻垃圾桶。我想,它这个毛病应该跟过去的生活经历有关。流浪猫生存环境恶劣,垃圾堆是它们寻找食物的‘狩猎场’。”
即使它如此“顽劣”,刘小姐仍没有生气,钟夏夕放下心来。
刘小姐还要赶稿,他们考察完无常的现状,就准备告辞了。
临走前,钟夏夕跟刘小姐说:“谢谢你收养无常。”
刘小姐笑了:“我才应该谢谢无常。去年毕业以来,我一直找不到工作,写东西也毫无头绪。无常来了以后,我才知道,世界上还会有谁需要我。”
钟夏夕很能理解刘小姐的心情。高三这一年,每当成绩不理想,跟同学相处不愉快,她都会去喂流浪猫,它们不懂复杂的人际关系,没有高考的压力,跟它们在一起时,她很轻松。
路上,沈砾好奇地说:“我以为你会安慰她呢。”
钟夏夕摇头:“难过的事情,当事人能够笑着说出来,说明她已经克服了。所以,她不需要任何人安慰或同情,那样等于否认她的努力。”
“温柔却不会同情心泛滥,这是我很欣赏你的一点。”
她应该知道他跟母亲关系不好,却没有劝他跟母亲搞好关系或追问他家的事,而是避开了这个话题。她的善解人意,让他觉得很轻松。
“你说什么呢……”
钟夏夕脸颊发烫,愣了好一会儿,才发现她把他的话听成了“我很欣赏你”。
Scene 06
此后,钟夏夕每周都会跟沈砾去回访领养人。
这周去回访的领养人是一位退休的老婆婆,姓邹,膝下无儿无女,独自住在远郊山脚下。她家的院子很大,依山傍水,猫咪在草丛里忙着抓蚱蜢,对沈砾的呼唤置若罔闻。
邹婆婆屋里的灯泡坏了,沈砾搬来梯子帮忙更换。他去洗手,发现水龙头漏水,又找来工具帮忙修理。看到他头发上粘了蛛网,钟夏夕“噗嗤”一笑,替他弄下来。
院子里的枇杷树硕果累累,他们帮忙摘下来,邹婆婆热情地送了他们一大袋。
眨眼已是黄昏,两人打道回府。
邹婆婆本想留他们吃饭,沈砾拒绝了:“这次就算了,等放暑假我再过来。”他晚回家倒是无所谓,如果钟夏夕回去太晚,他担心她会挨骂。
邹婆婆家距离最近的公交站要走半个小时。路上,钟夏夕感慨:“你简直就像邹婆婆的孝顺孙子。”
沈砾有些无奈:“你这话听着像骂人。我小时候父母都在外地工作,我跟着爷爷奶奶还有姑姑一起生活,所以比较习惯跟老人家打交道。邹婆婆跟我奶奶在同一个单位工作,她挺照顾我的。我担心她退休后孤单,就建议她收养一只猫……你急着回家吗?如果不急,能不能陪我去一个地方?”
“不急,我们走吧。”
妈妈今天去喝喜酒,让她自己解决晚饭,她挺好奇沈砾想去哪里。
沈砾带着她来到一处山坡,下面是铁路。他在草地上坐下,朝她招手:“你也坐吧,火车快来了。”
“你让我陪你过来,就是为了等火车?”
他笑了:“我的梦想是走遍世界各地的铁路,等高考结束,我打算坐火车去旅行。你呢?”
钟夏夕拿出一颗枇杷,剥开皮咬了一口,顿时酸得整张脸皱成一团,就像在哭:“我不喜欢火车。”四年前,叔叔正是因为列车脱轨事故,身受重伤而离世的。
“我就知道你不会喜欢火车。我是说,高考结束后,你有什么想做的事吗?如果没有的话,欢迎你加入我的火车旅行。”他望着远方,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失落,温柔地笑道,“你很喜欢旅行吧。去年学校组织去鹿场秋游,你非常开心。”
真不可思议,前一秒她的心情还很沮丧,下一秒,悲伤仿佛被拂过脸颊的风带走了。
“到时候再说吧,我很忙的。”
火车“轰隆隆”地呼啸而过,地动山摇,世界仿佛就要终结。因为他在身边,她竟觉得,就这样消失也了无遗憾。
下个月高考,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去回访。
临睡前,钟夏夕躺在床上翻看近期拍的照片。
手指停在一张照片上,那是她抓拍的沈砾。背景是漫天飞舞的粉色气球,他抓着一只气球微笑着递给她,像一场不真实的梦。
这场梦,被她定格成了永远。
Scene 07
高考结束,钟夏夕睡得天昏地暗。
她做了个有关地震的梦,惊醒后,发现是放在床头柜的手机在振动。
居然是沈砾打来的:“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少年曾邀请她高考后一起坐火车去旅行,估计他今天打电话就是说这件事的。她精神一振:“说来听听。”
然而,沈砾的话却让她大失所望:“你能不能把你那台相机借给我用一下?”
一个小时后,钟夏夕跟沈砾在她家附近的公园汇合。
“说吧,你借相机想做什么?”
适才的电话里,她问沈砾借相机的理由,他约她见面聊。
前天,沈砾去探望邹婆婆,老人家摔伤了腿,得坐轮椅。
邹婆婆的老伴前些年病逝,他还在的时候,每年结婚纪念日,他们都会去以前度蜜月的海滩边看日落。老伴病逝以后,邹婆婆依旧每年带着老伴的照片过去。
今年眼看结婚纪念日在即,邹婆婆却因为摔伤,没法继续履行这个约定。沈砾想为她做点儿什么,他在苦恼之际,忽然想起钟夏夕那台神奇的相机。
钟夏夕立刻明白了他的想法:“你打算用相机把邹婆婆拍进照片里,带着照片去那片海滩,再将邹婆婆放出来,让她实现跟丈夫的约定?既然是这样,我把相机借给你吧。”
“是的。”他说完,忽然又问她,“海滩在T市,我打算坐火车去……这是我火车旅行的第一站,你愿意陪我去吗?”
这次,钟夏夕决定遵从本心:“好。”
乘火车去T市需要半天时间,上午出发,下午抵达,正好能让邹婆婆看到夕阳。
跟他告别后,钟夏夕兴冲冲地回家收拾行囊。她跟妈妈说要和同学去旅游,妈妈只是叮嘱她注意安全,并不过问是和谁去,去哪里。
她往背包里塞了一堆零食,之后就接到了沈砾的电话。
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沮丧:“我失败了。”
沈砾用相机拍了邹婆婆,却没有将她拍进相纸里。他推测,这台相机得由钟夏夕来使用,才能发挥出它的魔力。明天就得出发,假如今天不能成功,那他们的计划就要泡汤了。
钟夏夕飞速赶到邹婆婆家,老人正坐在屋檐下打盹儿。她拿起相机对着老人,深呼吸,按下快门。
拍立得缓缓吐出一张相纸,上面拍到了邹婆婆,但老人家没有像她拍沈砾那样消失。
她跟沈砾对视了一眼,愧疚地摇了摇头。
沈砾没有轻易放弃,他说:“可能是条件不够。你拍我时,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条件?”
钟夏夕想了很久,只想出一个因素:“除了地点,还有一个条件。”
她拍沈砾的时候是黄昏。记忆里,叔叔跟她说相机的秘密时,也是在黄昏。
两人如坐针毡地等待黄昏。等邹婆婆醒来时,时机正好。沈砾说想给她拍照,让她手捧邹爷爷的照片。
钟夏夕拿起相机,再次将取景框对准邹婆婆。
快门声过后,邹婆婆不见了。
他们成功了。
Scene 08
十七年来,钟夏夕第一次坐火车。
她兴致勃勃地望着窗外飞逝的风景,收回视线后,她发现沈砾在看书,不由得问:“你看什么书?”
“你要不要看?挺有意思的。”
钟夏夕接受了他的好意。那是一本《中国国家地理》青藏铁路珍藏版,因为经常被翻阅,边缘有点儿翻卷。
她翻了几页,并没有多大兴趣,便还给他:“你为什么会喜欢火车?”
“应该是受我姑姑的影响吧。”
姑姑上大学时,曾瞒着家里人,跟恋人去木格措看雪景。那时她的身体不好,家人打算送她出国治病,出发前一天,姑姑却从家里消失了。后来才知道,她跟恋人坐火车去了西藏。之后,姑姑出国接受检查,医生说癌细胞扩散,回天乏术。不到半年,她就去世了,年仅二十三岁。
“姑姑的恋人好像是摄影师,给她拍了许多照片,他们俩平时喜欢坐火车出门旅行,回来时总会兴冲冲地跟我讲这些。”
对没有收入的大学生而言,火车是最为经济实惠的交通工具,也是他们独有的约会方式。
钟夏夕听他说完这个悲伤的故事,忽然想起一件事:“我好像没有跟你说过,我叔叔是摄影师,这台相机就是他给我的。叔叔毕业后一边工作,一边利用假期到处拍摄铁路照片,爸爸还说,叔叔曾是中国铁路迷协会的副会长。”
说着,她把妈妈跟她讲过许多次的,叔叔跟他女朋友的故事告诉了沈砾。
叔叔生前经常拍铁路照片,之前她从未细想过个中缘由。沈砾姑姑的故事,就像黑暗中落入一束光,让她依稀想到了什么。
沈砾颔首:“照你的说法,你叔叔跟我姑姑很可能是恋人。姑姑去世后,她的房间一直维持原样,我回去找找看有没有照片之类的。”
当时姑姑身体不好,一直躺在房间,偶尔到阳台透透气。以她的身体状况,如果坐火车去西藏,很难承受旅途颠簸之苦。但是,姑姑确实去了,还拍了很多照片,又安然无恙地回来了。
假如她的恋人就是钟夏夕的叔叔,那么,他可以利用这台相机,将姑姑拍进照片里,带着她出发——跟他带邹婆婆去T市,用的方法相同。
火车抵达目的地。他们带着照片来到沙滩,落日西斜,沈砾撕开照片。
对老人而言,时光还停留在昨天下午钟夏夕替她拍照片的时候。看到海滩后,老人浑浊的眼中闪现出明亮的光芒。她大概以为这是一场梦,顾不上说话,只是抱紧相框,目不转睛地欣赏着夕阳下的大海。她的人生,如今也是黄昏。
钟夏夕拉住沈砾的衣角:“我们走吧,别妨碍邹婆婆回忆往事。”
她的呼吸喷在耳畔,痒痒的,少年温柔地笑着牵住她的手:“我们去堆沙堡吧。”
“才不要,又不是小孩子。”钟夏夕一脸嫌弃。
然而一旦开始,她却堆得比谁都认真。
堆好沙堡后,她拿出手机拍照,沈砾感慨:“你还真是看见什么都喜欢拍照。”
“因为啊,这沙堡等涨潮就会消失,拍成照片,它就永远不会消失。”
他注视着夕阳下她发光的身影,笑着提议道:“我们来拍张合照吧。”
说着,他凑到她旁边,迅速拍了一张照片。这一张照片里,他笑得很自然。
黄昏消失前,钟夏夕用相机拍了邹婆婆。
相纸上映出美丽的落日、无边的海洋和老人的背影。
她孑然一身却并不孤单,因为,她怀里抱着她最爱的人。
Scene 09
从T市回来,钟夏夕打开叔叔留给她的拍立得相纸仓一看,发现相纸用完了。她找了许多数码用品店,都没有找到相同尺寸的相纸。叔叔已经不在了,换言之,这台拥有神奇力量的相机以后再也无法使用。
沈砾得知此事,笑着安慰她:“我想,我们应该用不上。”
“也对。”
说着,她拿起沈砾从他姑姑的房间里找来的一堆照片。
这些照片的主角全是一位美丽的长发女孩,眉目跟沈砾有几分神似。透过画面,钟夏夕清楚地感受到,拍照的人很爱镜头下的恋人。他透过镜头,将他所爱之人定格成永恒。
每一张照片后面,都记载着与之相关的故事。钟夏夕找到叔叔去旅行时寄到她家的明信片,笔迹相同——沈砾的姑姑,果然是叔叔的女朋友。
真不可思议,这两人消失后,跟他们有关的记忆却以照片的形式,保存了下来。
沈砾还找到了姑姑的日记。他告诉钟夏夕,姑姑被查出患绝症后,逼着家里人帮忙撒谎,骗她的恋人说她要结婚了,否则她拒绝出国接受治疗。
“虽然清楚这样对男生很残忍,爷爷还是答应了她。”沈砾捏紧手中一张照片,木格措的雪景里,姑姑倚着雪人笑得古灵精怪。他惋惜地说,“即使姑姑一心瞒着你叔叔,但在他说要带她去西藏看雪时,姑姑还是遵从自己的心,跟他走了。”
她如果知道,几年后她的恋人会因为事故而去世,还会撒那样的谎吗?
钟夏夕没有问出口,对过去提问,没有谁能给出答案。
“你姑姑就像猫,一旦知道自己寿命将尽,就主动离开。假如是我的话,知道自己明天要死了,我一定要抱着自己喜欢的人不放,才不会赶他走呢。”
“我觉得,你也很像猫。”
钟夏夕诧异地问:“哪里像?”
沈砾笑了:“养不熟这一点。”
“你这话不对。那些流浪猫怎么也不肯亲近我,却和你亲近,说明猫是能养熟的。同样,再冷漠的人,只要你不放弃,她也会被打动。”
夕阳光芒万丈,她的嘴角上扬,眯着眼睛的模样狡黠如猫。
他莞尔一笑:“你有没有确定好志愿?如果没有,我们一起想吧。填报的学校离得近一点儿的话,放假就可以结伴去旅行。”
你曾问我有没有想要暂停的时光,当时我回答说没有。现在的话,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也有想要永久保存的时光。
说得更具体的话,就是黄昏定格在你身畔,你朝我微笑的此时此刻。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短篇美文发布,侵权联删。

本文链接:https://www.xedlm.cn/xiaxiang/post/136.html

分享给朋友:

“黄昏定格在你身畔” 的相关文章

摘一颗晚星

摘一颗晚星

1季书含刚到休息室,就听见不耐烦的沙嗓:“还要说多少遍啊!我难道不知道上台要多笑?刚刚脸都笑僵了你们还不满意?装得小爷我累死了!”皱着眉发泄一通,顾星骄懒洋洋地瘫在沙发上,一口干完手上的汽水,单手把易拉罐投向垃圾桶——一双小白鞋刚好走到垃圾桶前,挡住了这精准的投篮。易拉罐砸到纤细的小腿上,然后弹落到...

坏月亮

坏月亮

01虞泰泰刚从车行给电瓶车换了新电池,她现在就和她胯下的小电驴一样,电力十足。风驰电掣,一边骑行,一边接单,一边她还能兼顾马路两旁形形色色的人群。“真奇怪。”她发语音到她所在的送餐群里。“奇怪啥?”外卖员男多女少,群里的外卖小哥都挺爱和虞泰泰说话的。“我这几天总能在金星路附近看到一个穿着睡衣和酒店一...

但是我记得你

但是我记得你

01“找找,血项降下去了呗?”保安大爷边开着门边询问。“谢谢林爷爷,挂了一星期的水,差不多满血复活了哦。”说话的人叫黄找找。黄色的黄,双字找都是找呀找朋友的找,她常常向别人这样介绍自己。总是头痛,去医院检查是血项高,上星期请了一星期的假。“哈哈哈好,刚上课快回班吧。”“好的。”黄找找就读于白杨中学高...

她将他藏在心底,连同那一年的加州时光,沉淀成一个梦中的秘密

她将他藏在心底,连同那一年的加州时光,沉淀成一个梦中的秘密

她将他藏在心底,连同那一年的加州时光,沉淀成一个梦中的秘密。01诗歌里说,思念一个人,就会做梦。在那些缠绵悱恻的梦里,瑞希不止一次又见到了他。年轻温柔的美国大男孩,他的淡金色小卷发,还有南加州灿烂的阳光,时光仿佛回到了那一年,冲击着自己苍老的心。从惘然中醒来,把思念关回去。终归还是日复一日平淡地生活...

旧岛看月亮

旧岛看月亮

你就像是月亮,高高挂在天上,追逐的永远是璀璨的银河,而我只是一座被遗忘的旧岛。#01又是一年冬,北城下起了今年的第一场雪。江眠刚刚结束工作,离开办公楼回家,路上便飘起了小雪。雪花在路灯下飞舞,煞是好看。江眠心思一动,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了手机。她拍好照片,准备给林渐发过去,却在即将发出的那一秒,忽然想起...

已完成的约定

已完成的约定

白交齐,新婚快乐。明天他就要结婚了,周瑾色坐在自己房间的阳台上,看着漫天白雪从上往下落,放着周杰伦的蒲公英的约定,她能明显感觉到自己心跳过快。是在幻想着明天那刺眼扎心的画面吗?又仿佛不知道自己真正到底在想什么,心乱如麻。今天父母一直在叨叨忙活,这会儿突然没了声,不知道咋回事的周瑾色打开房门去看。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