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未央 > 正文内容

晚风牵过你的衣角

短篇美文2个月前 (05-23)未央3521

1716429257183.jpg


图片
花 火 工 作 室
01


江邻捡到的小布偶猫,虽然初见显得脏兮兮的,但洗了个澡之后,一跃成为宠物店里最靓的猫崽。小猫很乖,她拿手指轻轻梳着它的毛,它不挠人不躲开,甚至舒服地伸了个懒腰。

江邻一下子被治愈到,连带着眉眼都弯起。

“这应该是哪家的宠物,丢了的话,估计主人也很着急。”她望向一旁跟她一起值班的店员小林,提议道,“要不然,我们贴个告示吧。”

第二天江邻值班的时候,店里来了个帅哥。她先是听到小林压着声音激动地冲她喊“帅哥”,随即才注意到那个高高瘦瘦、气质干净的男生。他径直向她们走来,却又在走近之后猛地停下脚步,愣了愣。

江邻乍一看觉得这人很眼熟,但是作为一个优秀的店员,她的第一反应是微笑着问:“先生,请问您需要什么呢?我们这里可以给您的宠物……”

话还没说完,对面的人有些好笑地开口,叫出了她的名字:“江邻。”

江邻愣了愣,她仔细望过去,少年嘴角噙着笑,一只手搭在后脑勺上,显得有些不自在,眼睛却带着几分颇有感染力的喜悦。她在记忆里搜寻着,最后把一个有些模糊的身影同眼前的人对上。

她问:“徐予纤?”

捡来的那只布偶猫突然蹿出来,撞到了徐予纤的裤脚上,它嗅嗅他身上的味道,想往他身上蹿。徐予纤蹲下,惊喜地叫了它一声“云朵”,云朵喵了一声,乖巧顺从地让徐予纤把它抱了起来。

江邻心下了然,却还是问了一句:“它是你家的宠物吗?”

“昨天我没关好门,不小心跑出来的,谢谢你们。”徐予纤冲她点了点头。

男生笑起来很温暖,让江邻一下子就想起以前高中的时候,几个朋友有时候说起班里哪个男生最好看又或是最让人心动,“徐予纤”这个名字永远不会缺席。几年不见,他不再是记忆里那身蓝白校服的模样,仔细一看,却又好像未曾变过,笑着的模样依旧让人忍不住怦怦心跳。

她把如何捡来那只叫云朵的布偶猫的经过详细地告诉了他,徐予纤为表示谢意在店里给云朵买了一大堆东西。末了,他问江邻:“你是在这里做兼职吗?”

少年好像只是随便问问,江邻望去,却又恰好对上他有些期待的眼神。以前同班的时候,也没跟徐予纤说过几句话,但是看见老同学依旧蛮亲切的,她一边想着,一边冲他轻轻笑,解释道:“我姐姐是这家店的店主,我只是趁着暑假过来帮忙,不过以后我也可能帮她一起打理这家店。”

店里的客人多了起来,徐予纤不好再多打扰。他走后,小林忙用手指戳江邻,问:“你们之前认识?”

江邻回道:“是高中同学。”

小林一副“星星眼”的样子:“哇,竟然还有这么帅的高中同学,一定有很多女生喜欢他吧!”

“是。”江邻好笑地望了花痴的小林一眼,“他人缘很好,不过跟我倒不怎么熟啦。所以我一开始也没认出来,不过……”

她有些惊奇地想,他倒是能认出她来。

图片
花火工作室
02

本以为这只是同徐予纤的一次偶然遇见罢了,没承想几天后他就又带着云朵回到店里。少年这次带了数码摄像机,他问江邻:“我可以在这专门录一期VLOG(视频日志、视频博客)的素材吗?我最近在做一个救助流浪猫的公益活动,想找一家靠谱的宠物店合作。不过合作的事可以后面再说,这次只是先带云朵来体验一下你们店里的服务。”

在不会惊吓或者伤害到其他客人和小动物的前提下,店里很欢迎这种打广告的机会。更何况,眼前这人是高中同学,江邻点点头表示可以,徐予纤却忽然笑起来,试探性地问道:“如果方便的话,可不可以请你为我介绍一下?”

江邻并不忙,她本来就是假期无聊过来凑个热闹的。眼下望着少年满含期待的眼睛,虽然有点小小的惊讶,却还是点头应下:“应该可以。”

徐予纤举着摄像机拍过店里的其他小动物,江邻一一为他介绍名字。徐予纤的话并不是很多,倒是她害怕冷场,说个不停。此刻徐予纤正认真地找角度拍摄,她望着身前少年挺拔的身姿,莫名地想起了高中曾经的一个场景。

忘了是什么时候的运动会开幕式,全校的人都站在操场上听着校长讲话。上午的太阳很晒,没吃早饭的江邻晒得有些头晕。她小声对前面的好朋友“吐槽”说自己要晒晕了,那时候正是体育委员、站在队伍外带队的徐予纤突然往后退了几步,刚好站在江邻前方不远处。他个子高,落下的一小块阴影罩住江邻,后者的第一反应却是自己讲话被听到了,徐予纤走过来以示警告。

想到这,江邻忍不住笑起来。

她早就忘了这回事了,如果不是刚刚又出神地望着徐予纤的身影,也不会想起来那时她盯着徐予纤的背,一边咬着唇,一边担心他会不会告诉班主任。可是如今再回想起来,才猛然发觉那时候少年的举动应该是另一个意思。

也许是看她表情奇怪,徐予纤笑着问了一句:“发生什么事了,这么好笑?”

江邻看向他,倒是把徐予纤看得愣了愣。他仔细望着此刻她弯起的唇角,好久才道:“我以前很少见你笑过,很久都以为你是个不太爱和别人说话的女生。”

“是吗?”江邻顺着他的话回想起来,高中的她就是班级里最默默无闻的那一拨人,没有特别优秀的成绩,相貌清秀却也不算出众,性格害羞内敛,只有固定的几个朋友相伴,和班里好些人也只是说过几句话而已。

正如耀眼的徐予纤,她甚至都不记得有没有同他说过话。

怪不得人家人缘好,她想,几年后甚至能一眼认出当初班级里的路人甲。

也许是看她不说话,徐予纤垂眼望了她一眼,轻轻说:“那个时候还很想找个机会跟你搭上话来着。”

江邻没听清,疑惑地看他一眼,徐予纤却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他笑着把她疑惑的表情拍下来,然后道:“没什么,继续吧。”

江邻把小小的疑问压在心头,然后又称职地介绍起来。徐予纤结束自己的拍摄、带着云朵离开时,他问:“可以加个微信吗?之前好像并没有能联系上你的方法。”

这并不是什么大事,江邻立马打开手机找出微信。她这个角度只能瞥见徐予纤的半个侧脸,他下颌线分明,很像漫画的某个画面,此刻却抿着唇,却看不清神情。

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被忽略了。

江邻望着他的背影,冥思苦想。

图片
花火工作室
03

徐予纤的微信头像是Taylor Swift(泰勒·斯威夫特,美国女歌手),一个美国流行音乐女歌手。江邻看见的第一眼愣了愣,没想到他也会喜欢泰勒。

不过才貌双全的她的确算得上很火,喜欢她倒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一个周后,徐予纤给她转发了那条已经发布的VLOG,封面是躺着“卖萌”的云朵,和那时候被他抓拍下来的、疑惑不解的她。徐予纤之前征询过江邻介不介意出镜,她倒觉得也没什么,却没想过会被他直接做成封面。

“弹幕”里一开始都在疯狂问封面小姐姐在视频的几分几秒,江邻先顺着热心网友的“指路”跳过去看自己的镜头,那是她和徐予纤一起逗云朵玩的时候,当时还特意请了小林帮忙拍素材。

不知道是小林拍得好,还是徐予纤剪得好,远镜头中她低头轻轻挠着云朵的脑袋,徐予纤的眸光却落在她身上。下一个镜头的角度变成了她的侧面,画面中的她抬头望向徐予纤,眉眼弯弯,似乎是刚才那一幕的回应。

弹幕闪过几个问号,而后是一大堆的“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嗑到了的感觉”的“弹幕”。但是并没有不和谐,因为明明知道这应该是两段视频被剪到一起了的江邻,都有一刹那觉得好像她跟徐予纤真的有点什么。

她如实地把自己的心里想法说给徐予纤。

江邻给他发微信:剪得好好。

徐予纤回了两个微信自带的|“doge(一只柴犬名字,在网上流传后多用于表情图片等)”狗头表情,之后突然问江邻,过几天有一个高中同学的聚会,她要不要参加。

徐予纤:之前也联系过你几次,但是都没联系上。

江邻望着屏幕中的话,愣了愣,突然明白为什么那时候徐予纤说“之前好像并没有能联系上你的方法”了,她乍一听有点奇怪,现在却可以理解——应该是组织这种聚会时联系不上自己才得出的结论。

以前高中的时候,她因为住宿所以带着一个有些老旧的手机,给同学们的联系方式都是那个手机号。后来到了大学换了新手机、办了新卡,那个手机就被锁进了柜子里,很久都没有再拿出来过。

怪不得一直都没收到同学聚会的邀请,江邻闭上眼还能想起高中班级里很多同学的模样,她立即给了徐予纤肯定的答复。

他回:那我去接你吧。

不过真的到了那一天,江邻还是觉得有点紧张,尤其是和徐予纤并肩走路,稍一冷场,她都觉得不自在。印象里的徐予纤明明是个开朗阳光、人缘极好的男生,无论跟哪一拨人都能插话聊上,可是现在,他的话却显得很少,如果不是江邻一直在不停地换话题,他们估计能沉默一路。

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无奈地瞥他一眼。徐予纤的侧脸很好看,鼻子高挺,下颌线清晰,睫毛也很长,更衬得眼睛深邃。他似乎是察觉到江邻的目光,顺着看过来,嘴角噙着浅浅的笑意,一点都不尴尬的模样,却惊得江邻立马不自在地别过头去。

她的心脏跳得很快,像胸腔里藏了一只鼓,她越害怕被他察觉,就越是咚咚咚响个不停。

“那个,”江邻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问他,“你也喜欢泰勒吗?好巧,我也喜欢她。”

徐予纤轻笑一声,回道:“不算特别喜欢吧,只是在别人那里知道的。我喜欢她的那首《Love Story(爱情故事)》,但是对她其他的歌就没有更多的了解了。”

话说完,刚好到地铁站。徐予纤转身想提醒身后的江邻,后者正咬着唇冥思苦想该怎么聊下去,却直接撞到他身上。

那一刹那甚至可以闻到少年身上浅淡的柠檬味道,江邻尴尬得脸红透,忙不迭地道歉:“对不起!”

“没事,小心点。”徐予纤好笑地望她一眼,却问,“你很紧张吗?”

图片
花火工作室
04

江邻确实很紧张,但是也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些什么。

可能是因为她很久都没有见到那些只存在于记忆中的人了,也可能是害怕他们见到当初像个透明人一样的自己,同学也觉得有些尴尬。

却没想到,大家竟然还记得自己。看见的那一瞬间彼此虽然都有点小小的尴尬,但是聊起来之后,自然得仿佛又回到曾经的教室里,趁着晚饭后短短的一段时间,大家说天说地,期待着远方和未来。

徐予纤给自己倒了一杯啤酒,却给身边的江邻倒了一杯可乐,举杯相碰的时候,他垂下眼望向她,眼底带着一点温柔,说:“真好。”

江邻不明所以,她以前没有过像现在这样和徐予纤坐在一起吃饭的经历,隔得近了,甚至能看清他长而浓密的睫毛。少年垂眼望向她,头顶的吊灯在他眼睛里洒下光点,也许是空气里那一点酒精的气味醉人,他轻声说的话都恰好落入心底。

徐予纤说“真好”,他又说:“你的梦想离得那样近。”

班长招呼他们一起加入聊天,江邻下意识的那句“你怎么知道”哽在喉咙,却没有机会再说出口。

手指不自觉地轻轻摩挲杯壁,她却在想:你怎么知道我的梦想,你又怎么知道我的梦想离得那样近。

大学的专业和将来的出路是这样的时刻避不开的话题,却少有人提及以前总爱挂在嘴边的“梦想”一词。江邻垂眸,想起高三一模出成绩那天,天色阴沉沉的,成绩很不理想的她找了个少有人经过的角落偷偷掉眼泪。逼仄狭小的走廊尽头,只有身侧的一扇窗透进些光亮,她脑海中尽是些乱七八糟的画面。

也许是在想为什么擅长的英语没有发挥好,也许是在想为什么父母不能对自己多一点理解,又或者只是单纯地觉得好难过……迷茫又压抑的女孩曾在那时幻想过,如果有一个人突然跳出来告诉她该怎么办就好了。

那短短的二十分钟里,全世界都好像凝固了一样,只留她一个人是鲜活的,可以随意幻想、随意哭笑。可是熟悉的上课铃声却突然响起,她急匆匆地钻进楼梯口想下楼回到教室,却忽然被放在拐角处的两颗糖吸引住了视线。

是两颗普通的大白兔奶糖。

江邻的第一反应是别人不小心落下的,可是它们摆放得整整齐齐,两只兔子对准她刚才待过的地方,就好像橱窗里认真摆放的商品。

如果她的步子稍大一点,又或者是跑得专注一点,她都不会看见它们。

在她以为全世界只有她一个人的时候,真的有人出现过,给了她未曾说出口的那些盼望一个应答。

她呆呆地看了一会儿,后知后觉地想起这节课是班主任的课,又赶忙回到教室。可她竟不是唯一一个迟到的人,不知为什么,徐予纤也被班主任堵在门口。她被班主任瞪了一眼,只好尴尬地往徐予纤身后站,两个人被噼里啪啦好一通骂,才得以进教室。

她跟在他身后,偷偷抬眼望着他的背影,那一刹那竟然莫名地想,刚刚在楼上给她留下两颗糖果的人,会不会是他?

聚会结束时,江邻问徐予纤:“你知道我的梦想是什么吗?”

徐予纤望了她一眼,顿了顿,才轻轻笑道:“以前搞班级文化的时候,贴过一个心愿墙。你写,‘你想做一个简单的人,想开一家宠物店,和喜欢的小动物们待在一起,不用想别的事’。”

“很特别的愿望,”他说,“很令人难忘。”

灯光下的他很耐心很认真地回答着她的问题,显得很温柔。

江邻说:“谢谢。”

她心里却在想,眼前的你,也很难忘。

图片
花火工作室
05

也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缘故,江邻竟然梦到自己回到了高中。盛夏的早上,阳光明朗,她背着包踏过那一排梧桐洒下的树影,却奇迹般地不在乎早自习铃声有没有响起。教室里的同学们叽叽喳喳地聊着最近的动漫又或是打趣着别人,她回到自己的位置,徐予纤坐在她前面,回身对她打了个招呼。

穿着蓝白校服的他尚带着几分青涩,说:“早上好。”

江邻努力地想看清他的眉眼,却只是一团模糊,她没由来地觉得很难过,眼前的少年突然特别认真地对她说:“江邻,你要记得我,在不管多久以后,就像我会记得你一样。”

她醒来时愣怔了许久,望着空白的天花板,想了很久,都记不清那时候十几岁的徐予纤是什么样子。江邻下床翻找出高三拍的毕业照,在一群人中一眼找到徐予纤。

照片中的他微微笑着,似骄阳,风华正茂。

她想,这样一个人,难道不应该生来就是被别人追逐的吗?

可是他却说,你要记得我,就像我会记得你一样。

她终于对那时候他惊喜地一眼认出她来感到疑惑,心里就好像埋入一颗种子,萌芽抽枝,揪紧心脏,令她自己都不知所措。

却在自己都未察觉的时候,轻轻漫开一丝甜意。

徐予纤之前提过的那个救助流浪猫的合作得到了江邻姐姐的支持,江邻收拾了很多猫粮和玩具之类的东西打算送给徐予纤,希望能帮助到那些小动物。

她害怕麻烦他,于是自己抱着大包小包东西按响了他家的门铃。徐予纤开门看见江邻的时候,愣了愣,他忙接过她手里的东西,又请她进来坐坐。

徐予纤的父母都在出差,家里只有他一个人。云朵慵懒地趴在沙发上,抬起眼皮望了江邻一眼,她走过去挠了挠它的耳朵,小猫摊开肚皮,似乎很想江邻摸它。

“它以前从没这么乖过,”徐予纤拿来一大堆水果和零食,看了忍不住笑道,“看来是很喜欢你。”

江邻本来想送来东西就回去的,可是被云朵的美色吸引,再看手机的时候发觉已经中午了。徐予纤问她有什么想吃的,他虽然不会做饭,但是可以请她吃外卖。

她本来想拒绝的,毕竟听起来吃外卖什么的真的好麻烦人家,但是江邻看着认真询问她吃不吃烧烤、吃不吃麻辣烫、吃不吃意面的徐予纤,还是好笑地点了点头,说:“我不是很饿,随便吃点什么都行。”

他去拿外卖的时候让她随意参观一下他的房间。江邻被他那个差不多到天花板的书架吸引,好奇地一一看过去,有很多类别的书,也有一些歌手的专辑。她在看到某一格时突然愣住,那是泰勒的一张专辑,是她高中时很想买、却最终也没有买到的一张。

对于那个时候的高中生来说,买一张美国歌手的专辑并不容易,她虽然有点遗憾,但也没放在心上,却没想过会在这里亲眼看到这张专辑。

江邻伸手去够,即便踮起脚也只是摸到了个包装的底。她又试了一次,地板太滑,差点摔倒。一只手突然从她身后拿下那张专辑,江邻一僵,那人轻轻的一声笑就近在耳畔。

徐予纤把专辑递给她,她回头望他一眼,少年遮住了身后窗子投来的大部分光,她盯着他深邃的眼睛,有一种整个人都被吸引进去的错觉。

周围很静,回过神来,又显得很尴尬。

因为江邻一直没接过那张专辑,所以他们现在这个角度,就好像徐予纤轻轻抱住江邻一样,她忙别过脸,徐予纤只得自己收回专辑,憋着笑说道:“外卖到了,先吃饭吧。”

有了这样一个小插曲,江邻只想快点逃离“社死”现场。她匆匆吃了几口饭就想找个借口离开,徐予纤一副看破不说破的模样,走之前却叫住她的名字,把那张专辑递给她。

他眼里满含温柔,说:“送给你的。”

她一句客套的话都说不出来,回过神来,专辑已经落到了自己手上。被他一直攥着的地方还残留着温热,却莫名有些灼人。

江邻想,自己的脸一定红透了吧。

图片
花火工作室
06

再一次在店里看到徐予纤已经是一个周后了。江邻看见他的那一刻赶忙收回视线,又不知道该怎样才显得自然,她想他这次来干什么呢?想到最后,又觉得他还是不来好。

小林偷偷打趣她:“你这几天一直魂不守舍的,还一直盯着门外,该不会一直在等什么人吧?”她故意瞥了一眼徐予纤。

江邻下意识地反驳:“怎么可能?!”

说话间,徐予纤已经走近她们。他似乎是认真地盯着江邻瞧了瞧,她努力想装出一副自然的模样,却不知道自己现在别扭的举动早已经暴露了一切。

徐予纤笑着问:“店里26℃(摄氏度)的空调,你很热吗?”

江邻本就微微发烫的脸彻底红透,她飞速想着该怎么接上这句话,他却凑近悄悄地问:“专辑听了吗?”

她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表情,突然觉得他就是故意的。如果她没有打开那张专辑的话,也不必像现在这样不知该如何面对他,可是她偏偏打开了。

那里面最吸引人的不是画着泰勒封面的光盘,而是盒子夹层里嵌着的一张薄薄的纸片。

徐予纤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他带她左拐右拐溜进了原来高中的操场,现在正是暑假,只有操场上有几个男孩子打球的身影。江邻自从毕业之后就再也没有回过学校,几年过去,学校里很多地方翻修,但是她此刻并没有仔细参观的兴致,只是疑惑地望向身侧的徐予纤,不知道他究竟想做些什么。

“就是在篮球场上。”徐予纤轻轻笑,“当时我在打球,你突然出现,还呆呆地站在场地边上发呆,一副不怕被砸到的模样。结果真的有个球飞了过去,你愣愣地抬头,站着被砸。那时候我就在想,你是谁啊,怎么这么蠢,结果却发现是同班同学。”

他一字一句地认真总结,说:“那是我第一次记住你。”

他们离开操场,从没上锁的后门溜进教学楼,回到当初自己度过了两年时光的教室。两颗脑袋齐齐从窗口向里看,江邻和徐予纤默契地对视一眼,然后都笑起来,因为这个搞笑姿势是当初班主任最爱的动作。

“不知道谭老师还当不当班主任,”他认真地思索了一下这个可能,“还是算了吧,毕竟他每次都说我们把他气得恨不得立马退休,他年纪确实大了。”

江邻被逗笑。徐予纤唇角也轻轻上扬,看向江邻,说:“就是在他的课上,我第一次跟你说话。那时候我们在讨论一道选择题,你坚持自己的观点,却在错误的道路上越来越离谱。到最后自己都觉得不太对,突然泄气,那一刻,就好像一只被人戳扁腮帮子的小松鼠。”

“大家都被你逗笑了,我却在想,你还怪可爱的。”

江邻有些发愣地抬头,她其实不太记得他说的场景了。

她和他对视一秒,徐予纤眼看着她眼底的茫然,又看她有些愧疚地错开交织的视线,心里有些落寞。

可他还是继续说:“之前看见你的时候,有一点惊讶。因为觉得你和高中相比,变化还蛮大的。我还记得有一次班长他们在说班上另一个女生很有气质,你刚好从我们旁边路过,我说,江邻也不差。”

“不过你可能没有听到吧。”

他的眼睛亮闪闪的,有一点失望,又有一点遗憾,用很可惜的语气说:“要不然,我也不会暗恋你这么多年。”

冷不丁听到这句,江邻垂下眼,想起的却是专辑里那张被悉心保存、拿出来还崭新如初的卡纸上一笔一画、认真端正地写下的话。

他写道:江邻,我喜欢你。

薄薄的一张纸片,似有千斤重。

图片
花火工作室
07

江邻从未想过,曾经会有一个男孩子这样默默地喜欢她。

她下课时随意提过的泰勒的新专辑会被他认真记下,她摆在课桌上常吃的大白兔奶糖会被他留心注意,她的成绩不理想时会被他担心她会不开心,她喜欢小动物、想开宠物店的心愿会被他放在心里。

她留在青春里的那些本以为无人知晓的琐碎细节被他一一捡起,悉心保存,过了这么久,依旧熠熠闪亮。

那天傍晚,黄昏共暮阳,橘色的云填满了半边天际,绕过少年衣角的晚风柔柔地穿过江邻的手心,他未变的侧脸让她一刹那分不清是曾经还是现在。

徐予纤说:“我费了好大的工夫才买到那张专辑,本来打算毕业的时候送给你,只要你打开,就可以看到里面的纸条。可是直到毕业的时候,你的朋友都会找我写同学录,我还在想假如你找我,我要怎样给你写才能让你注意到我,只不过,你到最后都没有找我。”

他的神情有些落寞,只剩嘴角勉强的笑:“那个时候,我才突然发现,在你眼里,我只是一个不太熟的同学罢了。高考考完的那天,你站在人群外发呆,我看着你,包里背着那张专辑,却不敢再上前。”

他用平常的语气说着那时候的心酸和委屈,包裹着年少真挚的情愫,一一袒露在她面前。江邻只觉得整个人都闷闷的,她下意识地想抚平他皱起的眉头,想说,你不要难过。

少年也许已经看穿了她的心思,率先抬手替她理好额前遮眼的几缕头发,笑着说:

“喂,你不要可怜我啊。”

江邻望着他,心里想的是,她没告诉过他,她也最喜欢泰勒的《Love Story》了。这是唯一一首她能够完整唱出来的泰勒的歌,因为她觉得,两个互相喜欢的人,就该如歌词中的Romeo(罗密欧)和Juliet(朱丽叶)一般。

往事一幕幕在她眼前重演,徐予纤温柔的声音散在风里。

他说:“我后悔过,也释然过,以为这么多年过去,早就放下了。可是再一次看到你的时候,我忽然发现,原来我的喜欢并没有少一丝一毫。时光给它们安上了一个匣子,而你是唯一的那把钥匙。”

“所以,江邻,可以给我一个喜欢你的机会吗?”

“曾经徐予纤的遗憾,我想替他弥补。”

如何能说个“不好”呢?她鼻子一酸,俯身轻轻抱住他。

江邻收拾东西回学校的时候,无意中翻出了高中时候用的那个手机。她抱着一种复杂的心情试着开机,在熟悉的开机画面闪过之后,弹出来几条未读短信和未接电话。

大都是她不熟悉的号码,有约她吃饭的,有问她去哪儿读书的,唯一眼熟的那个号码是徐予纤的,他打过电话,也发过短信,时间显示是一年前,问:你好吗?

泰勒在 Love Story 里唱:

We were both young when I first saw you,

当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我们都还年轻。

I closed my eyes and the flashback starts.

我闭上眼睛,那一幕往事又在脑海中重现。

她也唱:

Don't be afraid, we'll make it out of this mess.

不要害怕,我们终究会冲破困境。

It's a love story, baby, just say yes.

这是我们爱的故事,亲爱的,请答应我。

江邻坐着听了很久,最后用那个旧的手机给他回了一条消息,就好像,18岁的江邻和现在长大的江邻一起回应了徐予纤的爱。

那是独属于他们的 Love Story 。

她说:我很好,未来有你在身边的话,应该会更好。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短篇美文发布,侵权联删。

本文链接:https://www.xedlm.cn/weiyang/post/126.html

分享给朋友:

“晚风牵过你的衣角” 的相关文章

宫墙不识佳人

宫墙不识佳人

楔子故事的结束,是一名公主跌坠高楼,血染长街;而故事的开始,却只不过是一名想当土匪的少年恰巧捡到了家破人亡的她,仅此而已。(1)在遣散宫仆的第五天,皇后乔琏终于忍不住了,跑到了顾叶棠所居住的栖凤宫外,全然不见往日的半分雍容华贵。“顾叶棠,你给本宫滚出来!本宫知道你在!你快点给本宫滚出来!”乔琏许是受...

女相书

女相书

壹天牢关押重犯房间,仅有高墙数丈处开方径小口透气,重覆玄铁网。粗糙的木桌上灯油渐尽,四下却明亮如外面的世界。穿着锦绣华裳的男子微笑着看着倚靠在墙尾的重犯,愉快声中又莫名夹杂复杂的情绪,“夫人,喔不,应该叫小妹。”“怎么样,怕吗?”重犯形销骨立,缓缓抬起头露出一张苍白消瘦的脸,看着男子笑,“国师,应该...

樱花落泽川

樱花落泽川

一、行轻舟一叶轻舟缓行在浅浅的水湾,四周群山环绕,烟雾弥漫,空中坠着点点细丝,舟上的人影隐隐绰绰,忽隐忽现。“这位公子,你可是有急事?我看这雾有些不太对,不如我们缓一缓再做前行?”船夫使着桨,卖力地划着。“不可。劳烦这位小兄弟了,可否再快一点?”白衣男子眼角泛红,眼里密密麻麻布着血丝。群山上有着大片...

隔江犹唱后庭花-初章

隔江犹唱后庭花-初章

南有木禾北水何。说的是清水河南岸红袖招花魁木禾和北岸春熹班青衣水何。木禾性如烈马,常一袭红纱艳艳,故而人称“烈火禾”;水何往往青丝微绾,素衣飘飘,得了个诨名“水荷仙”。在下不才,正是人们口中的“水荷仙”。说我是“水荷仙”,着实是冤枉了我。从小师父便说我是泼儿皮猴,比起师哥来皮了不知多少。九岁那年初登...

樱花落泽川

樱花落泽川

一、行轻舟一叶轻舟缓行在浅浅的水湾,四周群山环绕,烟雾弥漫,空中坠着点点细丝,舟上的人影隐隐绰绰,忽隐忽现。“这位公子,你可是有急事?我看这雾有些不太对,不如我们缓一缓再做前行?”船夫使着桨,卖力地划着。“不可。劳烦这位小兄弟了,可否再快一点?”白衣男子眼角泛红,眼里密密麻麻布着血丝。群山上有着大片...

楼兰,楼兰

楼兰,楼兰

          1“小姐,可醒了?”账内传来低低的沙哑慵懒的声音,“嗯”立在床侧的蓝衣丫鬟赶紧上前撩开帐子,招手让人服侍。一排青衣鱼贯而出,荷花为底的绣花鞋踩在厚厚的垫子上没有一丝声音,低眉恭敬的捧着托盘在床榻边跪下。账内的女子一头青丝...